« 返回前頁列印

財經 | 2022-12-14 14:12

Project-Syndicate 羅格夫(Kenneth Rogoff)

加密貨幣能存活下來嗎?

放大圖片

少年天才Sam Bankman-Fried價值320億美元的加密貨幣帝國FTX史詩般的崩潰,有望作為有史以來最重大的金融災難之一而被載入史冊。而充斥着名人、政客、性和毒品的事件程序,也讓電影和紀錄片製作人摩拳擦掌。但是借用馬克·吐溫的說話,關於加密貨幣本身死亡的傳言被過分誇大了。

誠然,對FTX等「交易所」——本質上是加密貨幣金融仲介——失去信心,幾乎肯定意味相關資產價格的持續暴跌。事實上絕大多數比特幣交易都是在交易所「鏈外」而非比特幣區塊鏈本身完成的,因為這些金融仲介機構方便得多,使用複雜程度低得多,也不會浪費那麼多能源。

交易所的出現,是推動加密貨幣價格增長的主要因素,如果監管機構對其進行嚴厲打擊,相關代幣的價格將下降,而比特幣和以太坊(Ethereum)的價格也會相應下跌。

但僅價格調整算不上是世界末日,問題在於加密貨幣的說客們能否成功將破壞控制在一定限度。到目前為止他們的金錢已經明確表態了;據報道Bankman-Fried花了4000萬美元支持美國民主黨,而他的FTX同僚薩拉姆(Ryan Salame)則給了共和黨2300萬美元。這樣的大手筆肯定有助說服世界各地監管機構,對加密貨幣監管採取觀望態度,而不是貿然出手以致被扣上扼殺創新的帽子。它們確實等待了,而隨着FTX的崩潰,我們也急切希望它們看到了後果。

但它們會得出什麼結論呢?最可能選擇的路徑是,改善對集中式交易所的監管——這些公司幫助個人在「鏈外」存儲和交易加密貨幣。無論人們對加密貨幣的未來有何看法,一個不受常規交易紀錄要求約束的百億美元級別金融仲介機構,也是相當令人震驚的。

這些公司當然要承擔一些合規成本,但有效的監管可以恢復信心,讓(最少從規模來算肯定是佔大多數的)誠實經營公司受惠。對餘下這些交易所的更大信心,甚至可能推高加密貨幣價格,儘管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監管要求(特別是對個人身份的要求),會最終在何種程度上損害需求。畢竟,目前用加密貨幣進行的主要交易,可能是富國向發展中經濟體和新興市場國家的滙款,以及反方向的資本外逃。在這兩種情況下,各方都希望避免外滙管制和稅收,意味重視匿名性。

另一方面,以太坊區塊鏈聯合創辦人、加密貨幣行業最具影響力的思想家之一布特林(Vitalik Buterin),認為FTX崩潰的真正教訓在於,加密貨幣需要回歸其分散性的根源。FTX這類中心化交易所使持有和交易加密貨幣更加便捷,但代價是為管理腐敗打開了大門——正如在任何傳統金融企業一樣。去中心化或許意味更容易受到攻擊,但到目前為止那些最大的加密貨幣——如比特幣和以太坊——都證明了自身抗衝擊能力。

而僅有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問題是,它們的效率與Visa和萬事達卡,或發達經濟體正常銀行交易相比較為低下。像FTX這樣的集中式交易所,使加密貨幣領域變得民主化,讓那些不具備相關技術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投資和交易。最終當然有可能找到複製集中式交易所的速度和成本優勢的方法,但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似乎不太可能,這讓人很難理解那些不參與逃稅和監管(更不用說犯罪)的人,會憑什麼要使用加密貨幣,也是我長期強調的一點。

也許監管機構應該通過要求交易所知道與其交易的所有人的身份——包括在區塊鏈上的身份,以推動去中心化的平衡。雖然這聽起來毫無惡意,卻會讓交易所代表其客戶在匿名區塊鏈上進行交易變得相當困難。

當然還有一些包含「鏈式分析」的替代方案,據此可以通過演算法檢視進出比特幣錢包(賬戶)的交易,在某些情況下允許揭示基本身份。但如果這種方法總是夠用,而且所有匿名表像都可以被抹去,加密貨幣又靠什麼與效率更高的金融仲介選項競爭呢?

最後,相對於簡單封禁加密貨幣仲介機構,許多國家可能最終會嘗試禁止所有加密貨幣交易,就像中國和少數發展中經濟體已經這樣做。將比特幣、以太坊和大多數其他加密貨幣的交易定為非法,是無法阻止所有人,但肯定會限制該系統。僅因為中國是第一批這樣做的國家,並不意味這個策略就是錯誤的,尤其是當人們懷疑其主要交易,都與逃稅和犯罪相關的時候,類似100美元這種大面額紙幣。

最終,其他許多國家可能會追隨中國的步伐。但其中最重要的參與者——美國,卻基於其薄弱且分散的加密貨幣監管,而不太可能很快採取大膽的策略。FTX可能是迄今為止加密貨幣領域最大的醜聞;但可悲的是,它很可能不是最後一個。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2.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