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外匯 | 2022-11-08 05:00

李若凡

人幣跌不休 中短期難轉勢

放大圖片

儘管美元全面回落(市場預期經濟衰退的擔憂,將驅使美國聯儲局由12月開始放慢加息)、中國最新經濟數據超乎預期(例如第三季GDP),以及日圓趨穩(日本政府再度干預滙市),惟美元/離岸人民幣仍上升至有紀錄以來最高的水平,升穿7.35。

資金撤離中國内地市場

基本面而言,暫時並沒有太多因素支持人民幣。資金外流是人民幣下跌的主要原因。滬深港通下的北向資金淨流出規模於10月24日創有紀錄以來最大的179億元人民幣。10月份,以及今年首10個月的北向資金淨流出規模,分別達到573億元人民幣和11億元人民幣。這意味市場對中國經濟前景及人民幣貶值的擔憂升溫,驅使投資者將資金撤離中國内地股市。雖然中國第三季GDP超乎預期,但年初至9月的零售銷售和房地產投資增速仍遜預期。由於中國二十大之後清零政策及房地產市場政策維持不變,中國的内需和房地產市場短期内重拾增長動能的可能性不大。

由於經濟前景欠佳,市場預期中國人民銀行可能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甚至可能進一步放寬政策,以提振經濟。相反,上周美國聯儲局會議顯示當局可能放慢加息,但並未考慮暫停加息。換言之,中美息差可能持續擴大(徘徊在2007年以來最大的145個基點左右),從而打擊人民幣。實際上,鑑於較大的中美息差,以及人民幣的貶值風險,截至今年8月,中國境内債市亦連續第七個月錄得資金淨流出。

經常賬盈餘存收窄風險

從好的方面看,經常賬盈餘仍幫助減輕人民幣的下行壓力。不過,經常賬盈餘存在收窄的風險。一方面,邊境關閉可能支持中國服務貿易逆差保持較小規模。然而,另一方面,如果全球通脹率居高不下,同時利率進一步上升,導致外需轉弱,中國的商品貿易順差可能收窄。實際上,9月中國出口增速(雖超乎預期)已進一步放緩,因中國輸往主要貿易夥伴包括美國、英國、德國、法國、加拿大和香港的出口,一致錄得按年跌幅。

由於基本面因素利淡人民幣,人民幣的沽壓不斷上升。過去幾個月,人行採取多項措施,以遏制人民幣單向貶值的預期。這些措施主要包括:1)下調外滙存款準備金率(增加境内銀行間的外滙流動性);2)提高遠期售滙外滙風險準備金率(推高遠期市場沽人民幣的成本);以及3)將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上調至1.25(鼓勵資金流入)。接下來,人行仍可能進一步下調外滙存款準備金率,以及下調境內企業境外放款宏觀審慎調節系數(減少資金外流),以管理人民幣預期。

人行為人幣下跌開綠燈

然而,人行不斷將美元/在岸人民幣中間價設在更高的水平(例如11月4日中間價達到2008年以來最高的7.2555),顯示當局容忍人民幣溫和地貶值,同時伴隨着一定的雙向波動性。若人民幣指數(11月4日達到99.679)向約8年平均值96.78收斂,人民幣相對美元或仍有空間下跌。

由於疲軟的經濟基本面為人民幣相對美元走弱提供依據,同時人行為人民幣下跌開綠燈(通過逐步調高美元/在岸人民幣中間價),美元/離岸人民幣可能在未來幾個月上試7.40、7.45,甚至7.50的水平。

簡而言之,任何的干預都難以扭轉人民幣的下行趨勢。只有當基本面因素出現轉變的時候,人民幣才可能見底,例如中國經濟前景改善及人行改變鴿派立場(例如取消清零政策),或聯儲局改變鷹派立場(例如美國通脹率以令人信服的趨勢跌向2%的目標水平)。惟這種情況在未來幾個月發生的機會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