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2-07-27 05:00

傅雲杰

環球市場現暗湧 通脹壓力難消

放大圖片

全球經濟增長環境繼續面臨下行壓力。美國、歐羅區和中國各自面對區內獨有的挑戰,宏觀經濟正悄然刮起一場風暴。即使供應受限的情況有所緩和,但商品價格的壓力仍然存在,通脹風險有可能持續。

亞洲央行要作艱難取捨

目前全球主要面對的風險為商品出口禁令阻礙商品供應鏈,當中,土耳其、阿根廷和印尼等國家面對國內通脹壓力僅口頭回應,未有採取實際行動或部署具體方案。同時,這些國家的政府對糧食安全以及資源國有化等議題作出政治回應,將會加劇環球供應短缺的情況。另一方面,聯儲局收緊政策仍然是新興市場主要面對的風險,隨之而來的還有緊縮金融狀況和貨幣滙率疲弱,但孳息率回落可望發揮一定緩衝作用。為了支持經濟增長,亞洲央行將要平衡利弊,作出艱難取捨,因為通脹或對社會經濟趨勢構成威脅,而這亦是維護社會政治穩定的因素。此外,亞洲市場對中國經濟增長的高度敏感,為其帶來主要風險。

經濟增長面臨多重挑戰

過去一年,環球整體通脹率升至近7%,為近三十年來的最大升幅,大部分經濟體的基本物價壓力來自供應限制。雖然市場消息似乎反映美國需求強勁,但隨着美國撤回抗疫財政刺激措施,當地家庭實質收入實際上自2021年以來持續下降。聯儲局收緊貨幣政策將遏抑消費和投資,從而令經濟需求受影響。然而,環球食品價格年初至今與油價同步急升,以新興市場國家尤甚,因而帶來多項新風險。中國清零政策窒礙亞洲經濟增長,而在緊縮的環境下,俄烏戰爭則為環球金融狀況帶來更多挑戰。即使亞洲大部分地區的勞工市場收入繼續回升,但供應鏈和經濟重啟持續帶來物價壓力,將無可避免對家庭購買力構成影響。

俄烏衝突將長時間持續

供應限制和干擾仍然是推高環球通脹的主要因素,雖然新興市場的通脹相對較已發展市場溫和,但新興市場的孳息率已回落至近乎疫前水平。另一方面,在當前周期,新興市場央行的加息步伐遠較已發展市場進取。即使美國經濟數據較預期遜色,似乎亦無阻聯儲局決意執行其政策。在聯儲局的帶領下,已發展市場的行動顯然落後於形勢。

即使烏克蘭問題得以解決,或者中國今後放寬防疫措施,央行亦無可避免聚焦於通脹,並會削弱增長前景,廣泛經濟衰退風險正在全球升溫,儘管如此,我們的基本預測仍然是,俄烏衝突將會長時間僵持不下,因為總統普京獲俄羅斯國民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