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2-07-02 00:00

異人獨白 沈一一

「長久時候」愈來愈短暫

自從與阿蕙失去聯絡之後,我便逐漸明白一個「規律」:當我以為某種生活很穩定,應可長久的時候,就是它快要完結的日子;遺憾是,這種「長久的時候」只是愈來愈短暫而已。 與小學弟相處大概只有八個多月,這段補習日子我們非常開心,完成上學期考試之後,他母親認為我可留任……在這種穩定的條件下,我以為可以伴他完成小學的課程。 偏偏,此刻我卻要作出一個艱難的抉擇:這份工作還可繼續下去嗎?小學弟忽然一場嚎哭,透露魚販太太另外找來一位補習小姐——她的補習方式就是給他又多又難的課外練習:多,是練習足有9本之多;難,是所有練習原是適合中一或中二的學生練習,而小學弟只有小五程度。一個小孩子受着這種揠苗式的教導,又怎會開心學 ...

(節錄)全文共88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