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10-02 00:00

花都拈花 高潔

潮流興短名

大陸抗日神劇間諜片,層出不窮,質量雲泥之別。我見過十幾二十個版本的戴笠——軍統大特務頭子,影后胡蝶超級影迷。蔣委員長與同輩提起他,絕不直呼其名;只是極其風雅的一聲「雨農」、他的字。 屠夫「殺人如草不聞聲」。卻幻想自己農夫荷鋤煙雨歸,戴斗笠、着蓑衣,炊煙裊裊飯香迎……唯有結構獨一無二的中文,方能砌成如此田園詩意的名號。洋人呢,隨你中文名如何商彝周鼎化;母語本名,終究逃不過基督教聖人名、祖宗十八代的束縛。貴族爵爺尤甚。戶籍註冊簿上,高祖曾祖舅公,動輒五六行字。 到了2021年年代,潮流剛好顛倒過來。新任爸媽,絞盡腦汁,避開自己太平庸的名字Marîe。小千金芳名,須短、不超過兩個音節,也不會全班三個 ...

(節錄)全文共81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