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05-10 00:00

非一般翔 翔名生

聖荷西謀殺案

一年多沒有看過話劇,這晚是破天荒的疫情後第一次。 坐在熟悉的演藝學院劇場,趕在立夏之前,看了這套近期當紅之劇。久別重逢,別有一番滋味。監製朱仲銘對我說,這些年,經歷了他一生未經歷過的困難。一場疫情,是沒有硝煙的戰爭,很多事情已不再一樣。 十年前的劇本,曾經改成電影,然後再搬上舞台。用同一台上的場景交錯,交代了三名主角錯綜複雜的背景故事。我坐在前三排,看話劇,愈前愈能感受台上演員的張力。燈光和配樂烘托得細緻,把當中的人性扭曲和心理掙扎變化,一步一步推向高潮。 謀殺案,但不是推理題材。兩人相遇,便沒有可能沒有過去,一張白紙,可以清高,但沒有悔疚的人生,可能嗎?我們每天都在做着理所當然的事,只可惜, ...

(節錄)全文共61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