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02-06 00:00

拾趣人生 岑逸飛

紙上全牛宴

每逢農曆新年,筆者喜歡約同友好吃生肖宴。二○一八年戊戌,搞了全狗宴;二○一九年己亥,搞了全豬宴。而二○一○年庚子,本也搞了全鼠宴,怎料新冠病毒突然來襲而被迫告吹。如今踏入辛丑牛年,已是吃全牛宴的時候了。 可是限聚令尚未解除,談全牛宴也只能紙上「離地」談。不過我記起一九九七年回歸,歲次丁丑,也是牛年,當年我便設計了「九七全牛宴」,如今翻閱二十四年前舊作,發覺大部分菜式仍然可用,可公諸同好。 第一道菜:「牛羊鴛鴦戲」,寓意「一國兩制」成功有賴中港如鴛鴦戲水,中國為牛,香港如羊,而這道菜是炒三絲:牛柳絲、羊肉絲和鴨絲(以野鴨象徵鴛鴦),配料可用銀芽、韭黃、椒絲。 第二道菜:「中港舐犢情」,脫胎自「老 ...

(節錄)全文共68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