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市場分析 | 2020-10-27 18:49

范卓雲

美大選投資策略 多元配置減風險

放大圖片

11月3日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進入最後倒數階段,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前副總統拜登完成最後一場辯論後,美國各大民調反映拜登選情仍然領先特朗普。RealClearPolitics數據顯示,拜登勝選機會率高達64.4%,特朗普贏得選舉機會率為36.3%。華爾街普遍預期拜登將當選總統入主白宮,市場甚至估計有可能出現民主黨壓倒性勝利,同時贏取總統和參眾兩院控制權。然而,2016年總統大選結果早已證明,民意調查未必能準確反映特朗普支持者的力量,關鍵搖擺州的選情目前仍然極不明朗,市場憂慮圍繞選舉安排的爭議可能引發法律訴訟,令選舉結果延遲公布,甚至進一步加劇社會動盪。筆者預計在美國選舉結束後,金融市場波動幅度可能大幅飆升。

主導第四季市場方向

今年美國大選因為新冠疫情影響,提前親身投票和郵遞投票人數大破歷史紀錄,按佛羅里達州大學選舉預測計劃統計,已有超過5200萬選民提早完成投票,約佔全美合資格選民22%,最終投票率很可能創下美國百年歷史新高超越六成。不過,郵寄選票數量激增和超高投票率將可能導致計票嚴重延遲,今年開票過程很可能長達一周。在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這3個關鍵搖擺州,都不允許在選舉日之前開始統計郵寄選票,而且賓州更允許把選舉日後3天內收到的郵寄選票納入統計。許多州的郵寄投票可能會在選舉日過後一段時間才送達,為選舉後的政局增添變數,可能令股市短期波動性加劇。

隨着環球經濟在疫情中步向復甦之際,美國選舉的不同結果,將為金融市場帶來不同的機會和風險。特朗普和拜登在稅務、能源、環保及貿易政策方面存在明顯的差異,但在藥品定價、科技行業監管和基礎建設投資方面,兩人的政策觀點基本類似。對股票市場而言,最重要的政策影響是稅務問題,若拜登上台,特朗普的《減稅與就業法案》有機會被推翻,企業所得稅率或從21%調高至28%,將大幅減低企業稅後利潤,但併購活動或會增加,也可能有更多企業在債券市場發債。

要評估大選結果對市場和公司盈利影響,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參眾兩院的控制權。FiveThirtyEight的眾議院選舉模型顯示,民主黨在眾議院贏得過半數議席的機會率為96%。參議院共有100個議席,當中有35個議席將成為候選人今年爭奪之地,但參議院的民調結果顯示目前兩黨勢均力敵。

最大不確定性在延誤

假如特朗普成功連任,在政策上意味保持現狀,相信市場焦點將放在經濟復甦和公司盈利持續改善,市場情緒料趨向承險。在稅務政策方面,政府可能向轉移職位到海外的公司徵收關稅,並允許把生產業務調回美國的製造業公司報銷100%轉移費用,從而刺激國內製造業,將有利工業和原材料股份和消費支出。至於醫療保健政策,政府可能推動醫保降價和改變承保範圍,或有利消費者,但會影響醫療保健股盈利。外交方面,特朗普可能會積極尋求「結束依賴中國」以促進創造就業機會,但也會加劇通脹。同時,增加軍費和網絡安全支出可能加劇財赤,但將有利國防、航天和科技公司。

若果拜登當選總統但國會維持分治,即民主黨控制眾議院,惟參議院仍然由共和黨主導,國會中的決策拉鋸僵局勢將持續,因此在稅務政策、醫療保健、基建開支、社會保障等方面的法例變動幅度可能不大。在行業監管方面,相信拜登政府會加強監管醫療保健、金融、能源和科技行業,此舉可能增加企業成本開支,拖延這些板塊的創新步伐。同時民主黨亦主張重推更嚴格的環保政策,因而增加企業的能源成本,但卻有利環境、社會及管治(ESG)投資和新能源公司。在外交政策上,《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將有助美國重新開展與亞洲之間的貿易關係,可減少貿易政策方面的不明朗因素。預料拜登將重塑與傳統盟友尤其歐盟的關係,這有助減少市場的不確定因素,美歐貿易矛盾紓緩將令歐洲股票受惠。

如果民主黨取得壓倒性勝利,即拜登入主白宮而民主黨同時控制參眾兩院,這個結果在政策變更方面將為市場帶來最大的中期不確定性,但由於美國各大民調長時間顯示拜登選情領先,市場對民主黨可能全面大勝看來已有心理準備;加上民主黨主張加稅和收緊監管法規的負面影響,將會被刺激經濟方案、基建支出和增加綠色投資的正面影響部分對沖;選舉若有明確結果,亦可為市場去除政治不明朗因素。

因此,以上3個選舉結果帶來的市場波動相對受控,不管誰當總統,由於參眾兩院繼續分治的機會較大,相信新政府的政策改動不會過度激進。對股票投資者來說,最壞的情況是選舉結果嚴重延遲,甚至引發法律挑戰,訴訟最終可能須轉到美國最高法院裁決。以2000年布殊和戈爾在佛羅里達州選票爭議為例,選舉結果經過36天的法律爭議後,最終經由美國最高法院裁決重新點算選票的過程違憲才有最後結果。在1876年的總統選舉爭議中,兩黨爭拗更持續數月,直至兩黨達成協議才能選出總統。

選後聚焦經濟復甦

鑑於今次美國選情前所未有的激烈,相信環繞稅務政策、環境監管、反壟斷法等重大議題,將在選舉前後成為主導市場波動的因素。尤其在美國新冠病毒新增確診個案近日再破新高的困擾下,下周美國大選形勢和對市場影響都非比尋常,難以用過往選戰經驗作預測,將導致短期市場波動上升。應對選舉前後的市場風險,以多元化資產配置分散風險至為關鍵。儘管黃金在現時每盎斯1900美元的高位上升空間不大,但考慮到對沖政治風險和應對股市波動的需要,我們維持偏高配置黃金。投資者也可以通過結構性產品,以波幅策略為投資組合加入下跌保障。

筆者預期在美國大選過後,市場將會重新聚焦基本因素和經濟復甦。全球經濟在未來12至18個月內將穩步向上,因此環球、美國和亞洲股票、環球投資級別債券、新興市場和亞洲美元債券將維持偏高比重配置,並增加受惠復甦的優質工業、資源類和非必須消費股份。

無論最後誰入主白宮,我們預期大選過後,新政府可望推出約2萬億美元的第二輪刺激經濟方案,加上超寬鬆貨幣政策支持下,明年美國經濟復甦將推動企業盈利改善,支持美股跑贏其他發達市場。

在新興市場股市當中,中國的內需增長穩健,防疫成效顯著,疫後復甦範圍逐步擴大,五中全會將通過第十四個五年計劃,在「雙循環」增長策略下,北京將推出新的刺激內需和推動科技升級的政策,支持我們偏高配置中國股票的觀點。

美國大型科技股的中長期結構性增長前景依然吸引,但由於市場對科技行業監管政策不明朗因素有憂慮,短期波動將較大,投資者可以考慮分散投資到估值相對落後的中國及亞洲科技公司,甚至是資訊科技板塊以外的創科公司,例如生產自動化、醫療科技和5G網絡設施相關的機會。

 

註:投資者應注意,新興市場、亞洲和中國股票的投資表現可能極其波動,並且可能因多種直接及間接因素的影響,導致相當波動。這些新興市場的特質可能導致投資者蒙受重大損失。本稿不涉及獨立投資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