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市場分析 | 2020-03-28 05:00

何如克(Robert Horrocks)

【亞洲】這次危機與過往不同

放大圖片

環球市場過往亦曾經歷過由疫症帶來的衝擊,可是市場反應之嚴重性卻難以與今次相比。出現這樣的情況,當中可能涉及另外的因素。其實自從2018年底,孳息率一直走低,筆者認為央行「縮表」已經引起外界對經濟增長的憂慮,同時亦導致孳息曲線出現倒掛形態,而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只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現在美國國債孳息率低於1厘,而成熟國家的實際孳息率更急降至負數,市場認為世界經濟正步向衰退,並且會持續一段時間。

在市場喘定之前,透過政策回應不確定性是辦法之一。美國過去幾輪量寬已經證明,能刺激通脹預期升溫,亦傾向會推高長期孳息率。但是縮表或會為這種貨幣政策帶來漏洞,因為此舉令外界相信,美國聯儲局不會持續在一段時期內實行量寬這種非傳統政策。

至於財政政策方面,由於實際長期利率降至負數,美國政府有能力大幅舉債,關鍵在於資金用在哪些方面?增加基建開支,抑或是減稅。不幸的是,市場開始有人在說資產負債表的擴張已經過了頭。

寬鬆政策空間已經有限

事實上,在這一個經濟周期當中,我們經歷過個別行業和區域性的衰退。在2011年,歐羅區發生債務危機,在之後的2015年,油價下跌亦危及美國石油生產商,而中國股市亦在同年大幅調整。雖然投資者每次對環球經濟衰退的憂慮都會大大提升,但是決策者總是能夠避免經濟放緩。

這次危機與過往有何不同?今次我們正處於周期尾段,意味決策者的寬鬆政策空間已經有限,利率減無可減。不少地區更已推出過財政擴張政策,例如2016至2017年的中國,以及2017至2018年的美國。

成熟地區可能已經進入漫長的緩慢增長時期,並且需要「永久性」的刺激措施。在這種情況下,仍能提供投資增長和長期正孳息率的亞洲地區,或會較成熟國家更容易管理其經濟政策。中國和亞洲的增長,對於環球的整體需求將會變得更加重要。

利好環境讓亞企盈利復甦

面對疫情擴散和油價下挫,為什麼中國市場的反應並不如美國般激烈?筆者認為當中有很多原因,包括中國市場的起始估值較低;除消費者支出以外,美國在其他經濟領域已見萎縮;而且,市場相信中國更易透過增加財政支出以抵消增長放緩的憂慮;加上油價下跌可能會嚴重打擊美國部分行業,以及中國人民銀行已經開始寬鬆貨幣政策等。

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之前,我們看到亞洲尤其是中國的企業盈利有所改善。看來資金成本降低及財政刺激政策,為亞洲大部分地區的企業盈利創造了正面的環境,而低油價往往為區內大部分企業和消費者帶來好處。儘管區內盈利恢復的時機暫時難以確定,但中國有較大機會率先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