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01-31 00:00

麥國華

The Lady with the Lamp

香港似乎倒盡楣,黑暴未去,又來了個新型肺炎。暴徒固然趁火打劫,借機會鬧事,甚至放火燒公屋,另外一批具立場的公立醫院醫生和護士也加入戰團,要挾政府封鎖所有港陸關口,否則罷工不幹。 一位曾處理沙士疫情的護士說:「以前沙士時是服務香港人,為何現在要用命服務內地人?」語中帶着無限的怨懟和仇恨。另一人說:「照顧病人是我們的天職,但不值得為政府送命。」 姑且不談要全面封閉關口的訴求正不正確,將政治因素加入專業服務永遠是危險的。照顧傷病既然是天職,那麼躺在病床上的是中國人、美國人、日本人又有什麼分別?看到有人給汽車撞倒,我們不會先翻他的口袋,查看身份證才打電話召救護車。質疑為什麼要用命去服務內地人,是對自己 ...

(節錄)全文共114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