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11-07 00:00

班哥有食緣 班哥

一方端硯話滄桑

放大圖片
文房四寶(紙、筆、墨、硯),我獨愛硯台,唐代李賀有詩云:端州石工巧如神,踏天磨刀割紫雲。多年來儲有二十多方,什麼歙硯、紅絲石硯、松花石硯、菊花石硯、澄泥硯、洮硯、端硯、寒齋都有一二,其中一方重五十多斤的出水雲龍端硯,最為賞心悅目,品次最高,此硯有七十多隻石眼,部分更是活眼,即是鸜鵒眼,更巧妙三條龍頭頂端都布有活眼,更是難得,足見巧匠琢硯之心思,(按石眼有活眼、淚眼、死眼之別),且石以有眼為貴。 可是經常把玩和用來磨墨的,反而是案頭另一方有點殘破的老端硯,此硯約8吋長,石硯上端雕了雙羊,古樸可愛,硯堂微凹,足見歲月留痕,純老坑紫端石一塊,古意盎然,此硯來歷是當年廣東四大狀師之一何淡如之用硯,其他 ...

(節錄)全文共86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