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07-20 00:00

忽然文化 占飛

民主法治 建基溝通行動

放大圖片
上月中,法蘭克福學派大老哈伯馬斯(Jürgen Habermas)慶祝90歲大壽。德國學界自然隆重其事。哈伯馬斯天生兔唇,說話有點口齒不清,但法蘭克福歌德大學仍然邀請他演講。看報道,3000多個座位全部爆滿。演講結束,全場掌聲雷動。 有評論人卻慨嘆:哈伯馬斯需要的不是掌聲,而是年輕一輩提出異議, 至少提問。聽而不問,哈伯馬斯怎會認為掌聲如雷就是對他致敬呢?要向他致敬,當然要傳承他的學問,畢竟他是哲學家兼公共知識分子。哈伯馬斯的哲學晦澀且太專門,本文不論。值得一談的是他的「溝通行動理論」(communicative action theory)。他認為,人之為人,皆因人類可以溝通,包括談話、討論 ...

(節錄)全文共168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