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07-18 00:00

忽然文化 占飛

異化人vs多餘人

放大圖片
十九世紀的歐洲,民族主義興起,戰爭頻繁,革命不斷,階級鬥爭激烈,舊社會制度逐漸崩潰,新制度未能確立。資產階級唯利是圖,無產階級備受剝削,生活艱苦,爭取權益則遭受血腥暴力的鎮壓。此時最「異化」(alienated)的要算是沒落貴族,不善於亦不想謀生,找不到任何「安身立命」的理想,由是虛無,成為「生命掛了空」的無根浮萍。 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在小說《情感教育》(1869)中,塑造了一個典型的「異化」青年。莫雷生於外省小富之家,到巴黎讀大學時滿懷理想,寫小說、劇本、作曲和學繪畫,卻一事無成。愛情,他三心兩意,反覆無常,有夫之婦、青梅竹馬的鄰居女子、風塵女郎,他一時愛這個,一時愛 ...

(節錄)全文共75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