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8-11-26 00:00

生命通識 羅啟鋭

胚胎般逝去的孩子

在建築地盤擄拐孩子「打生樁」的陰霾下,「蝦殼頭」的突然失蹤,讓整個小區都籠罩着霧慘雲愁。村民的內心,固然混雜着擔憂、悲傷與憤怒;在我們孩子群中,就更加變成了一種詭異的、無處不在的恐懼。 我至今仍記得「蝦殼頭」的樣子,臉皮薄薄,個子矮小,瘦弱稚嫩得還真像一副新剝下來的蝦殼,常給其他大個子頑童欺負。人人都不明白,畢竟橫看豎看,「蝦殼頭」也沒有什麼份量,不知道那些江湖術士怎會選中他,去支撐那些巨大無匹的樁柱。 顫顫抖抖的樁柱 無論如何,每天上課下課,大夥兒還是互相緊靠着,急步走,沿着後山斜坡的引水道,穿過濾水池,然後害怕地繞過那些打樁中的地盤,趕回家去。 有時候天陰雨濕,側眼偷看過去,總會疑心重重地 ...

(節錄)全文共91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