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04-22 00:00

嚮往發呆 林創成

寧得罪拉登 莫得罪雲吞

執筆猶豫,該寫雲吞麵還是餛飩麵?省起清末民初活躍於香港的「第尾才子」何淡如的一副對聯:「有酒不妨邀月飲,無錢哪得食雲吞。」於是決定了,從俗寫雲吞麵。

既然提到何淡如,不妨略略介紹一下這位跟陳夢吉和方唐鏡齊名的一代訟師。早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玩「無情對」,將「梁振英」對之以「國安法」。何淡如實乃「對來對去對穿牆」的大行家,曾鈺成所舉之例「三星白蘭地、五月黃梅天」,正是出自其無情巧思。

之所以對雲吞麵產生動筆的興趣,源於電影老闆林建岳,他為了再次否定《十年》有資格獲選金像獎最佳電影,將之比喻為雲吞麵舖:「如果我話畀你聽,有一間雲吞麵舖係全香港最好嘅餐廳,你會唔會服氣呀?」言下之意是雲吞麵不入流,正如《十年》未夠班。這位電影老闆不但繼續與電影粉絲誓不兩立,而且進一步把雲吞麵的擁躉也一次過得罪個透。

雲吞麵是本土飲食文化之中最神奇的一種東西,不但代表性十足,而且充滿着難以言喻的「美麗的鄉愁」。先說代表性吧,平民化的尋常食品林林總總,何以不提叉燒飯或者菠蘿油,偏偏要舉雲吞麵?顯然地,這是最深入民心的道地食品,即使富貴人家如岳少亦會不假思索舉作實例。

雲吞麵更加擁有神奇的魔力,如果你到外國旅行十天半月,或者留學三五七年,回港第一時間想吃的,大概就是雲吞麵。我認識一位坐過監的更生人士,他說出獄第一天什麼都不想吃,給他一碗雲吞麵足矣。談到其囚友,原來差不多,吃雲吞麵幾乎是出獄的指定動作,鄉愁之說並非胡謅。

好了,香港人有這麼濃烈的雲吞麵情意結,雲吞麵舖是否有資格獲選全香港最好的餐廳呢?雲吞麵恰似情人眼裏的西施,我說最好就是最好,沒有客觀標準。如此說來,情人的西施是不容玷污的,套用網民常用的邏輯,寧得罪拉登,莫得罪雲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