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12-29 00:00

添馬周記 艾青天

退保諮詢 早設立場

放大圖片

不諳教育,終日忙於個人應酬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上周又再曝光傳媒;只是他的現身一向不會帶來什麼振奮人心的舉措,或是悲天憫人的言論,斯人的一言一行,只會給人譏諷、蔑視或批評,然後他還是厚顏地報以更愚拙的回應,結果又再淪為社會笑柄,局長只會龜縮一角,或由副局長楊潤雄充當爛頭卒代為擋箭,或由「局長保母」林鄭月娥解圍。

忙於酬酢 沒空看「書」

不過,上周吳局長似乎動了真火,懂得開動權力機器維護個人和政府的「尊嚴」,打破「捱打」宿命。

話說吳局長有閒遊日賞楓,卻無暇看看家長、學生為準備「全港系統性評估」(TSA)的焦慮;又須抽時間每月閱「書」30本,所以沒空聽取市民對教育評估制度的聲音。

難得佳節當前,吳局長應該把握時間休養生息,準備下一輪再以公帑周遊列國逍遙享樂,他偏要出席各大畀面派對而四出奔走;局長似乎對出席飲宴、眾人前呼後擁的場面樂此不疲。

不過,當局長遇到記者追訪時,又會換上另一副嘴臉。他見有採訪車便如臨大敵,竟然擔心人身安全起來,隨即報警求助。究竟早已廣為紅色資本收編的本地傳媒有何殺傷力?局長何以認為記者有何震懾威力?

警方既已淪為權貴附庸和官員保鑣,維護代表特區政府象徵的人員免受「屈辱」,自然是職責所在。況且特區警察濫捕濫控,早已習以為常,反正警務人員有合法使用武力的免死金牌,更有保安局局長奉旨撐腰,即使犯下大錯,投訴去到監警會,警方一樣可以置若罔聞,甚至還可質疑和退還監警會報告;律政司對警員犯法又愛理不理,可以用上一年時間耐心靜候御用律師的法律意見而不作起訴。警員即使鋃鐺入獄,又有「藍絲」代為籌措「安家費」。

有了這些保障,上周四警員只隨便用上「涉嫌遊蕩」罪名,便把記者帶返警署,免得滋事記者再打擾局長雅興。事後記者協會雖然大聲疾呼,但若然繼續「和理非非」,警方也視作等閒。

學者研究 不合胃口

上周二(22日),政府展開退休保障制度公眾諮詢,並發表諮詢文件。可是政府已預設立場,在推行退休保障方案上只針對經濟上有需要的長者;對受助人又擬設資產審查,以8萬元為限。政府對周永新教授提出的「無論貧富」的全民退保方案予以否定,認為會增加政府財政負擔,長遠必須加稅,云云。言詞間,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還批評周永新教授的方案不切實際,又諷刺他不熟悉公共財政。

政府起初三顧草廬、盛意拳拳邀請社福界翹楚為政府研究退保方案,擺出一副廣納民意的開明形象,最後發現研究「不合胃口」便束之高閣;司長還對教授冷言冷語,再次充分發揮司長「好打得」的驕傲自大、目中無人、「官到無求膽自大」的本色。

政府退休保障建議引發社會爭議,被指是一個預設立場的假諮詢,180名學者決定杯葛政府的諮詢,自行在民間舉行諮詢會收集意見。上周六(26日),為人滑頭的勞福局局長試圖緩和緊張氣氛,表示很有誠意諮詢市民意見,又表示會願意出席各場諮詢活動,云云。

不過,市民早已看穿政府的把戲,本屆特區政府從來無心、亦無興趣解決香港社會的內部問題,教育政策如是、政制如是、勞工問題如是,連政府列為「重中之重」的房屋問題也如是,還有跨境學童問題、德育及國民教育問題、標準工時政策、特首普選辦法、基建延誤和超資等等,簡直不勝枚舉。政府對全民退保問題避而不談,市民對政府一直不抱任何期望。

張建宗這種口蜜腹劍的伎倆,常把「扶貧」、「勞工」、「敬老」、「社福」等概念混為一談,講得似是而非,市民早在「鼓勵就業交通津貼」、「特惠生果金」等措施上領教多次,政府再難魚目混珠。不過,如果政府真的無意推行全民退保,讓整場諮詢「爛尾」收場,就像政改諮詢一樣,原地踏步,政府有藉口未來數年不會重啟,對今屆只餘年半時日的主要官員,豈非樂得清閒?退保諮詢無疾而終的局面已寫在牆上。

兩段假日小插曲足以成為今天特區的寫照——官員疏於職守,尸位素餐,導致政令廢弛,市民怨聲載道,卻還堅持「和理非非」,這對政府來說,根本不足為患,官員自然放心繼續「無求膽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