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12-10 00:00

忽然文化 占飛

無法預測

放大圖片
荀白克(Arnold Schoenberg)及其弟子魏本(Anton Webern)在二十世紀初發揚的無調及十二音列音樂,無疑擴闊了音樂的領域,但也令不少樂迷卻步,連慣聽古典音樂的聽眾,亦不容易接受。 當時,有評論指出:每一世代人都受主流範式影響,不易接受違反範式的作品,正如愛因斯坦不能相信「上帝擲骰子」;印象派的畫起初遭畫壇擯棄,意識流小說得不到讀者歡迎……新世代自會接受。可是,過了一個世紀,無調的現代古典音樂依然得不到群眾的欣賞,樂迷依然抱怨「聽不懂」、「不好聽」。何以故? 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大衛.休倫(David Huron)教授提出一個解釋。他指出,人腦演化出一個愛好:預測即將發生什麼事 ...

(節錄)全文共79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