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06-26 00:00

教育評論 程介明

異見之共存

政改戲劇化告一段落,正反兩方面都難言勝敗。這次得不到的,周圍的環境與條件若是不變,也不會再有得到的機會。社會反而換來了一時的平靜,這也許是事前沒有人會想像得到的。 不管如何,香港人經常掛在口邊的「社會撕裂」,似乎也須乘這個空檔修補一下。一位在美國長大的華人教授,去年佔中時期,他在美國,手機一下收到幾百個來自香港朋友的短訊,馬上分成兩派,互不退讓。不過,他又說,他們仍然是好朋友,只是在佔中問題上撕裂而已。「香港人真正是有修養!」這是他的評價。 極端思想 排斥異己 去年佔中時期,不少外國來的教授都要求到佔中現場看一看,爭取與學生聊一聊。回來都有不少的驚嘆。他們在現場看到的,大多數是平靜的景象,看到 ...

(節錄)全文共233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