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06-12 00:00

國際隨緣家書 沈旭暉

拜火教在香港的足跡

放大圖片
昨天,談及拜火教在庫爾德地區復興,並有機會成為庫族人「國教」,似乎一切極遙遠。其實,拜火教與香港的關連,遠超大家想像。 近年筆者與朋友進行一項「香港少數族裔墳場研究」,用來了解香港涉外關係史,其中一個探討重點,便是位於跑馬地的拜火教墳場,在那裏還奉獻了帶導賞團的人生第一次。 拜火教徒來到香港,甚至較英國人還早。自從波斯被穆斯林征服,拜火教徒四處流散,最主要的一支往印度孟買定居,發展成巴斯人(Parsee)族群,再輾轉到各地。據珠海學院香港歷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蕭國健的《簡明香港近代史》考證,早在鴉片戰爭前,廣州與澳門已有巴斯人經商,活躍於洋行,到一八四四年,可考的大概有六十多名巴斯商人在廣州。英 ...

(節錄)全文共125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