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即巿股評 | 2019-07-13 07:00

【EJFQ信析】總統周期有軌跡 美股今年勢頭好

放大圖片

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在國會作證一天比一天鴿,周四於參議院重申貿易緊張局勢和疲弱通脹正威脅經濟,將採取適當行動維持增長,並表示通脹與失業率之間的傳統關係已經消失,其發言幾乎等於預先披露7月底的議息結果。美國踏入減息周期似無懸念,繼標普500指數周三突破3000點大關後,道指周四首度衝越27000點,再創歷史新高;因科技企業捲進法國數碼稅風波,納指表現相對遜色。

近日美國公布的失業及通脹數據皆勝預期,惟聯儲局鴿氣更濃,儘管或惹來獨立性不足的疑慮,但肯定可以獲取股市好友歡心,且順勢修補鮑威爾與總統特朗普的嫌隙。特朗普多次「打開口牌」向聯儲局施壓,不是批評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是強調減息將有助美國經濟猶如火箭般上升。

一向視美股表現作個人政績的特朗普,當然希望聯儲局實施寬鬆貨幣政策,為其競逐連任造勢,而這亦不是特朗普獨有,事關過往歷屆總統或執政黨力求「冧莊」,都會在總統任期的第三、四年以「有形之手」積極催谷經濟,使股市於該兩年表現普遍較佳。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Bespoke統計,自1928年以來,美國大選前一年(即總統任期第三年)的美股成績往往較好,標指平均錄得12.8%升幅,遠比其他年份平均值5.7%高,相信正是由於總統當選初期多數不急於爭取「功績」,甚至不介意先讓經濟回調(或可把責任推卸給「前朝」),帶來低基數效應,更易突顯任期第三、四年的成就。

然而,在上任奧巴馬執政時,這個「傳統」曾經失準。2011年和2015年標指只是持平及微跌0.73%,箇中原因,自然是2008年金融海嘯後元氣尚待恢復所致。此外,聯儲局推出量化寬鬆(QE)政策,估計也因此扭曲了股市表現。值得留意的是,QE足以左右資產價格,如果美國減息後經濟卻呈倒退,未來一至兩年或重啟QE,將直接影響股市。

特朗普這位「非一般」總統,任期內股市走勢則相當「傳統」,最少截至目前為止依然「對辦」。過去兩年,標指分別上漲19.42%和下跌6.24%(符合任期第二年股市較差的慣性);與此同時,以標指收市高位計算,今年初以來進賬19.67%。踏入下半年,特朗普手頭上還有「中美貿易談判和解」及「美國減息周期」等籌碼,不排除美股有機會更上一層樓。

2019年美股雖然可以睇高一線,惟附【圖】所見,以往總統任期第三年的升勢,大部分都是靠上半年「貢獻」,而期間還會有兩次明顯回調,標指經過5月份急挫後,根據往績似乎還欠一次像樣的調整。

從技術角度來看,美股三大指數中,納指及標指的14周RSI已呈頂背馳,確實為指數短期進一步上揚帶來隱憂。

信報投資研究部

立即試用EJFQ 盡覽獨家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