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12月30日 黃裕舜

香港未來想像(下)

上周專欄主要談到香港與國家及國際社會的互動及將來發展。但政治的本質為人,而從政者從來都有兩個老闆:一個是國家的憲法或根本性原則,另一個則是普羅市民,包括弱勢社群、貧窮人士、遊走在社會邊緣的老百姓。如果施政的對象及幕後搞手停留於政治及經濟權貴的話,政權只會淪為一個盜竊政府(kleptocracy),打着「反民粹、保菁英」的旗號壓榨最為無助無聲的人。

如今香港充斥着的政治二元化,令大部分推動民生改革的政策都無從入手。一方認為政治問題乃是民生議題的根本所在,故把大部分資源及能力投放於推動民主化及政治改革等重要但非能在短期內為市民解困的議題上。另一邊廂的建制,則恃着歷史上在地區政治的優勢(是次選舉明顯推翻這個定局),以退為進地「穩守」現況,正是因為在穩定的政治晉升制度下,「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前者忽略了在既定政治框架下(例如區議會大多數及議會政治框架)可以做的事,而後者更是把「回歸民生」與「短視」兩者混淆;再加上官僚化的政治體制、公務員與問責團隊的貌合神離、問責制度的僵化及模糊不清的職責分配,以至別有用心的政治尋租等……這些都是嚴重阻礙我城與時代接軌的重點難題。

以下這篇文章,希望能夠把筆者多年累積的有關香港本土政策理念展現出來,如有不足,請多多指教。

一、經濟不平等之根源

香港貧富懸殊、堅尼系數高企,這些現象在媒體已有廣泛報道,也不需筆者這類非專家加以詳細複述。須知道,經濟不平等的現象,其實乃是全球在壟斷性寡頭資本主義(oligarchic crony capitalism)架構下的大勢所趨。從脫歐思潮所反映的英國東北部及西部貧窮勞工階層對西敏寺菁英階級的反噬,到特朗普在關鍵州份擊敗希拉莉而贏得白人勞工階層選民的支持,再到香港在殖民時期遺留下來的「小政府、大市場」思維下構成的民怨沸騰……這些現象出現後,坊間往往出現不少one size fits all的「答案」。有的說問題是大商家的剝削,也有人說是房屋問題,甚至有人歸咎於新移民對香港勞工市場的衝擊。

老實說,解決不平等這個問題,需要的並非單元化的簡單答案。現實與小說有兩個主要分別:第一個就是,再差勁的小說,背後都是有着一隻有形之手在操盤;第二個便是,再迂迴的小說,也往往比現實來得更為簡單直接。香港不平等背後,不但反映出與時代脫節的福利系統,未能在資源充沛的前提下,為最為貧苦的大眾提供一個安全網(safety net);更反映出政策執行者對「自由放任市場」與「壟斷性市場」兩者的概念混淆。

利用自由市場幫助最貧窮的人脫貧,毫無問題是一種做法。前提必須是,貧苦大眾能夠達到一定的基本能力取向(basic capabilities)(詳見律思邦〔Martha Nussbaum﹞及森得﹝Amartya Sen﹞的著作),從而才能接觸及充分利用為他們提供往上流動的資源及機會。一名居無定所、連基本教育或職場競爭力也沒有的青年,試問又如何能夠在毫無規管的後自動化(post-automation)經濟體系中存活?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