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7月20日 許劍昭

從應屆狀元之言看通識科之弊

「我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這是古希臘蘇格拉底唯一肯定的事。

多位中學文憑試應屆「狀元」,於求學階段的中期,不單表達對政治時事的諸種意見(頗有指點江山的氣勢),還斷言通識科「百利而無一害」。這種語氣、態度教人錯愕。

碰巧程介明教授撰文,強調「……我們希望學生掌握的是分析問題的思維方法,而不是要他們立場取態……」

我作為教育專業的門外漢,嘗試提出一些質疑,認為通識科至少有3項本質性缺陷。敬請不吝賜教。

一、「思考角度」難以平衡

根據教育局網頁的介紹,「高中通識教育科旨在提升學生的知識……對不同情境中經常出現的當代議題作多角度思考……」議題當中包括「身份認同」(單元二及三),而切合香港情況的思考角度,以「族裔文化」及「區域邊界」這兩個視角最相關。

兩位地理學者的研究(包括12個地區和國家)曾指出,當上述這兩種身份認同過程同時出現,區域邊界的角度影響往往較大。與香港最相似的例子是北歐的芬蘭。

瑞典於1700-21年的戰爭被俄羅斯擊敗,把東南部(芬蘭)割予俄國,其後瑞典多次反擊但不果。1809年俄羅斯給芬蘭「自治大公國」(Grand Duchy of Russia)的地位,芬蘭內的執政貴族雖然講瑞典語並施行瑞典法律,但由於希望保留自治權力,在邊境內推動改造文化運動。民眾逐漸受長期的邊界分隔影響,轉而認同自己是芬蘭人而非瑞典人。最終芬蘭於1917年宣布獨立(詳見Herb and Kaplan 1999: Nested Identities)。

當年輕的中學生(尤其是在港出生的)在課程中要處理身份認同問題時,雖然會在老師的指導下,從至少兩個角度來研究,但實際上由於鄉親血緣關係已淡薄,傳統節日被嚴重商業化,服飾、飲食、娛樂、旅遊等流行文化缺乏華夏元素,思考親身經歷的結果,會偏重區域邊界的角度,加強自視為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的意識。更重要的是,學生會認為這個結論是經過學術研究後得出的,合該正確,故深信不疑。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