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7月15日 黃裕舜

國際標準與臭蟲論

記得小時候有次體能測驗不及格,筆者雖然向來對體育興趣不大,但對自己未能滿足學校要求,自然感到一定的羞愧。直至測驗過後一個星期,發現原來班上過半數同學也未能通過測驗,需要下操場「練跑」直至通過測試,心裏卻有種詭異的幼稚的沾沾自喜——原來我並不是唯一一個失敗者,也有其他人陪着我一起「肥佬」。

魯迅著名的臭蟲論

在納粹罪犯波比(Klaus Barbie)的戰後審判裏,他的律師為他申辯時指出,法國在阿爾及利亞戰爭(Algerian War)裏軍人所進行的戰爭罪行,應令法國喪失審判或維持公義的資格。換言之,由於法國「其身不正」,故並沒有權利去定奪波比行為的公正與否。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制定針對「非法移民」的政策時,曾多次指出中東國家對難民及非法移民的摒棄,作為論證自己強悍立場的論證之一。在環保議題上,特朗普更指出,若其他世界國家並不有履行自己抵抗全球暖化的義務,美國並沒有義務去負起抵抗全球暖化的剩餘義務(remaining duties)。

以上幾個例子當中的共同點,正是變化多樣的「臭蟲論」。「臭蟲論」一詞源自魯迅一篇轟烈散文〈外國也有〉,當中他提到有些人說「……臭蟲是捉不得的,愈捉愈多。即使捉盡了,又有什麼價值呢?不過是一種消極的辦法。最好還是希望別家也有臭蟲,而竟發見了就更好。」此詞泛指一種特定的謬誤,就是當A君批評B君時,B君以「A或C都是這樣的,我這樣做又有何問題?」來回應A君的批評。

比方說,假設A與B皆為暴力犯。A君看見B打算再度傷人時,良心發現地去勸阻B不要去訴諸暴力而傷害無辜市民。B此時卻說,A作為一名暴力犯,根本沒有資格去阻止B的行為。故此,根據B的說法,A並沒權制止B去繼續傷人。

讀者大可以把「傷人」換成「殺人」,然後相信不難發現當中不合理之處:雖然A並非什麼善男信女,但B行為道德上的錯誤並不因此而消退或減少。100個人犯着同一個錯誤,與10個人或1個人犯同樣錯誤的道德僭越(moral egregiousness),沒有根本上的分別。納粹軍官殺人、美國政府拒絕對難民伸出援手、特朗普漠視全球暖化對國家所形成的道德義務等的錯,並不取決於第三方或他人的行為,而是出於對他人利益的根本性傷害。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