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6月24日 鄒崇銘

關於城市設計和抗爭的一些想像

在剛過去的兩個星期,有台灣朋友來港參加活動,順道帶來侯志仁兄的新書:《反造再起:城市共生ING》(左岸文化,2019),和前作《城市造反》、《反造城市》合組成三部曲。可說沒有比這更加應景的作品。侯兄在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任教,卻經常穿梭來回台港兩地,在大街小巷間留下不少足跡。在回顧歷史性的「反送中」運動之際,可怎樣理解城市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關係?當中存在多少重新「反造」、「共生」的可能性?侯兄的著作實在值得深思。

從維園到政總的一段遊行路線,幾十年來已留下市民多少的足跡。市民和警方的互動關係,往往便是涉及封路與開路之爭。除了示威訴求的特定口號外,「開路!開路!」亦成為大小遊行必喊的口號。對城市管理者來說,馬路當然是由汽車優先使用;即使是日常社區生活中,行人的權利早已慣常被邊緣化。同文龍子維過往對此便曾作過不少探討。

到了兩次「反送中」的百萬人遊行,不要說整條6線行車的軒尼詩道,還有毗連的駱克道,甚至部分告士打道,也悉數被遊行隊伍全面佔據。穿梭於銅鑼灣和灣仔一帶的橫街窄巷,觸目皆是穿黑/白衫的示威者,如潮水般湧向每一個空間角落。但周日不少商舖仍然照常營業,張貼支持或反對標語的櫥窗共冶一爐,大家似乎均樂於共享這片非一般的城市空間。

對警方來說,倒不知是否因為去年中環灣仔繞道的開通,紓緩了軒尼詩道和告士打道的交通壓力。因此除非為了刻意阻撓遊行活動,否則開路給示威者的困難不大。示威者已「慣性地」佔據政總一帶的夏慤道和龍和道,隨時隨地把幹道變成行人專用區。對此警方似乎也已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反送中」最令人難忘的其中一幕,是巴士和救護車在夏慤道「過紅海」的奇景。看來示威者早已訓練有素,幾萬人也能輕輕鬆鬆地,在沒有警察、沒有領導的情況下,有序地開路讓車輛通過。不過,只要到過北角的春秧街,便知每日也有無數的電車(和汽車),在街市排檔中央「過紅海」。其實只要把速度稍為調整一下,「人車爭路」又馬上回到「人車共融」。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