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3月2日 鄭赤琰

選擇河內會談 對平壤意義不大

特朗普安排在越南召開第二次特金會有其如意的戰略盤算,這一點在他的河內記者會中,已有透露,他直指希望金正恩能借此次訪越學習到越南的開放政策,還說美越即使有過長達15年的戰爭,但兩國的關係現已修好,這點也值得金正恩參考,學學越南如何搞好與美國的關係;為了借越南的經濟發展來鼓勵金正恩效法,特朗普還特別加重語氣說:北韓若效法越南開放經貿,將會像火箭般快速發展。

的確,如果排除其他一切因素的阻撓和打壓,把經濟發展孤立來看,北韓經貿發展確有能力火速增長。換言之,南韓能做得到的,北韓也能做到。

可是一旦考慮到政治因素,那就不是如特朗普說得那麼寫意了。如果以政治角度比較越南與朝鮮半島,單是美國的政治因素,就不是特朗普說得那麼簡單了。

美越關係不單純

第一個麻煩的問題是越南不必面對,北韓卻非得面對不可。美越關係與美朝關係最大的區別是,美國於1975年遭越共擊敗,美國扶持起來的南越政權被消滅,南北越分裂國家主權的局面結束,由北越統一了整個越南。

之後,美越關係直至冷戰結束後遲遲仍未完全正常化,到奧巴馬上台決定重返東亞展開所謂「再平衡」的戰略部署,有必要在中國沿海周邊建立所謂「島鏈政策」企圖抑制中國崛起後,感到越南可派上用場,可利用中越在南海有島嶼主權糾紛,因而才全面提升美越關係,這還是2010年河內召開東盟高峰會期間,由希拉莉以美國國務卿身份發言,說要與越南展開聯合軍事演習,共同維護南海的和平。由此可見,美國是基於越南與中國有島嶼主權糾紛,可介入離間中越以達到利用越南圍堵中國的目的。

此外,美國也看到越南是東盟的一個重要成員國,因為南海主權的紛爭,越南在東盟內成為跟中國唱反調,是為中國對東盟的外交工作製造麻煩的要角。由此可見,美越的關係很不單純。就這個中國因素來論,要北韓靠攏美國去反制中國,只要金正恩想到或看到美越關係存在反華的外交戰略部署,要考慮的問題可就多了。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