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2月18日 鄒崇銘

順周期預算遺孽漸現

大年初二,見一眾鄉紳到車公廟求籤,竟求得中籤曰:「石田為業喜非常,畫餅將來未見香,怎曉田耕耘不得,那知餅食不充腸。」心想:車公又再一次顯靈了,而且較諸以往更直截了當,一矢中的。

石田為業喜非常?

追本溯源,要從2007年曾俊華出任財政司司長,旋即面對金融海嘯的空前威脅談起。當時特區政府主要通過「短期紓困措施」(即「派糖」),以及積極投資在大型基建項目,兩者作為主要回應措施。結果無論是基於內在抑或外圍因素(如美國的量寬政策或中國的救市措施),金融海嘯對香港構成的整體衝擊均有限。尤其是從公共財改的角度,特區政府幾乎毋須面對任何財赤的壓力。

餘下的歷史,相信大家都會記憶猶新。在曾俊華任內長達近10年,儘管香港的生產力和競爭力並無明顯改善,貧富懸殊問題大大加劇,政治環境更是急劇轉差,但經濟仍能大致維持平穩向上的趨勢。作為財爺最主要面對的「煩惱」,在於庫房長期出現嚴重「水浸」,以至即使整體經濟狀況早已改善,但在特區政府持續民望「插水」下,連年派糖的「傳統」才被迫延續下來。

在庫房仍然充裕之際,一次性的派糖儘管可能造成經濟過熱,但損害性始終不算太大。相比之下,大型基建項表面上是面向未來的「長遠投資」,但需要依賴所謂的「非經常性收入」,最終卻淪為「經常化」的基建開支,必然形成尾大不掉的財政包袱。毋庸多言,向基建地產傾斜正是以「石田為業」,若非曾俊華任內基建地產泡沫繼續膨脹,其不可持續性早就暴露,「遺孽」必定需要子孫後代補償。

正如我在2017年的《選擇.未來:香港2030+民間替代方案》一書中,援引批判地理學家大衞哈維(David Harvey)指出,無論是房地產或基建項目,投資年期皆相當長,而且耗費天文數字的資金。對投資銀行和金融炒家而言,這是解決「銀行水浸」、資金欠缺出路的重要渠道。

同樣來說,城市經濟亦可望由於巨額資金的短期投放,而營造出沙塵滾滾,烽烽火火,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問題是,資本投入的高峰期過後,基建地產是否得到實質消費需求承接?城市經濟又是否具備長遠和持續的發展基礎?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