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3月9日 黃伯農

人民幣國際化須適度而為

縱使英國脫歐前景不明朗,《金融時報》最近報道,有中國銀行家指出倫敦已成為北京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唯一選擇」。英倫銀行數據也顯示,雖然人民幣在倫敦的交易額曾經受挫於2016年脫歐公投結果,但是自2017下半年起,交易量已創新高。

另一邊廂,由於美國制裁,俄羅斯正推行「去美元化」,去年便決定把總值1000億美元的國家外滙儲備兌換成人民幣、日圓和歐羅。一方面,俄外滙儲備中的美元持有量已由43.7%下降至21.9%;另一方面,俄已持有全球25%的人民幣外滙總儲備量。

美元霸權的代價:特里芬困境

2016年至今,俄羅斯為中國的最大石油供應國,兩國已用人民幣和盧布進行石油交易;中國已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石油入口國。隨着伊朗和卡塔爾等石油輸出國響應以人民幣跟中國進行石油買賣,有分析指「一帶一路」推動的「石油—人民幣」政策,正在挑戰美元作為全球儲備和交易貨幣的地位。

隨着北京不斷囤金,人民幣國際化與黃金和石油買賣有密切關係。我會追溯現時美元全球霸權地位,以至十九世紀大英帝國時代的英鎊霸權,先提出美元霸權的代價所在,後再指出人民幣國際化的最終目標不應該是取代美元霸權。

特朗普曾聲稱發動貿易戰的其中一個目的是,要緩減美國長期因國際貿易逆差所導致的持續負債問題。不過,根據耶魯大學經濟學家特里芬(Robert Triffin)於1959年發表的觀點,美國貨幣政策與貿易政策之間存在無法排解的衝突,稱為「特里芬困境」(Triffin's Dilemma)。他認為,當一個國家的貨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時,該國必然承受長期性貿易逆差和經常項目赤字等問題,美元全球霸權和收支盈餘根本無法並存。為什麼?要回答這問題,那要追溯美元確立全球霸權之前的英鎊全球霸權的運作方法。

一戰前,全球貿易貨幣為英鎊,這是因為英鎊主導世界黃金交易和全球貿易的緣故。十九世紀期間,有大量海外殖民地的大英帝國不但成為世界工廠,更成為世界銀行。倫敦作為當時全球金融和商貿中心,讓英國不單賺取巨大利潤,更向外大量投資,在世界各地投資鐵路、礦產、畜牧和其他工商經濟發展項目。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