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11-11 10:00

龍子維: 屋頂農場的社會及環境效益

放大圖片

農業在香港有什麼價值?一般理解就是提供糧食,而香港的農業自給率近10年都很低。對於支持復耕的團體而言,要提升農業在香港的價值,就需要增加香港常耕農地的面積,提升農業自給率及行業的產值。

常耕農地僅約710公頃

以上的進路很容易被視為天方夜譚。香港現時常耕農地只有約710公頃,佔全港農地面積16%,意味荒廢的農地超過八成。因此,在政府「土地共享先導計劃」的發展壓力下,預期將有更多農地會遭到廢棄,加速棕地化並成為各種公私營房屋。

要說服從出生起便活在石屎森林、習慣一落街便有各種食物供應的香港城市人來說,要真切了解農業的價值實在異常困難。在社會各種壓力下,要堅持「耕住合一」的理想,我們便要開拓更多創意和想像。例如,我們是否可以在市區大力發展、以社區為本的屋頂農場?

屋頂農場有很多種,以香港人急於創造營收、要把每寸土地做到利潤最大化的特性,能夠在香港流行起來的,就只有把種植環境完全控制起來的全環控水耕。

我們的眼光應該擴闊一點,假如我們希望活用香港眾多能夠有足夠日照的屋頂,究竟應該套用什麼樣的設計,不單可以令經營者創造營收,同時亦可以為社區帶來價值,甚至可以減低城市整體的碳輸出?

Brooklyn Grange是全球最大的屋頂農場,足足有2.3公頃大,如果放在香港,差不多可以提供3000個單位了。農場並非位於郊區,而是坐落於紐約布魯克林一幢造船廠的頂樓。他們興建農場的方法,並不是在室內架設一大堆的水耕溫室,而是用起重機把大量的泥土覆蓋在大樓的屋頂上,做畦床規劃,在屋頂上種滿生菜、羽衣甘藍、香料植物和蕃茄【圖】。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