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9-28 10:00

黃伯農: 美國如何研判香港局勢

放大圖片

9月,正當美國國會委員會準備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投票之際,美國主要外交智庫國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和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發表關於香港局勢的文章,有助國會研判香港局勢和為法案定調。

智庫指不能拯救香港

本文點出他們的主要觀點和政策建議。

國家利益中心以題〈美國不能拯救香港〉為文,提出以下觀點:

一、美國鷹派和人權倡導者對中國的看法矯枉過正。當涉及高風險大國競爭時,公眾和領袖不該被自身的「冷戰」意識形態扭曲對現實世界的理解。現時美中衝突機會增加的原因,源自有美國政客、出版商、說客和顧問等被意識形態誤導。

二、中國的威權政府制度有利有弊。她迅速有效地推動大型計劃發展經濟,讓人民得到真實利益;缺乏制衡的她,任意拘捕異見分子和壓制人民爭取權利的空間。中共可能錯誤地囚禁、拷打和謀殺了很多人,但貧窮的問題卻得到解決。

我們要對中國領導人公平一點:於人類文明史上,中國為最有效解決極端貧窮的國家,為人民做了很多事。

三、激進民主主義者說寧願犧牲富足溫飽去換取言論自由。但人性和歷史證明,大多數人認為健康幸福和生存,比抽象的政治原則重要。

南韓和台灣等政體已證明,當中產階級得到發展後,民主政治會漸漸取代威權統治。中國和香港也不例外。

四、香港示威者有誇大美國介入的需要。例如,有輿論把香港比喻為「新冷戰」的柏林,但當前美中糾紛跟美蘇冷戰很有差別。柏林被列強瓜分,蘇聯入侵多個主權國家、成立傀儡政權,香港則被國際公認為中國領土,大部分香港民主倡導者不主張港獨。雖然北京逐漸收緊香港的自治空間,但堅持法治和爭取高度自治的權利仍在港人手上。

京再用港英管治模式

布魯金斯學會提出以下觀點:

一、1997年前,英國為香港創造了一個具活力、有利營商和鄰近中國大陸的經濟環境,並以法治、尊重基本和財產擁有權為基礎。大量內地移民建設了香港為今天繁榮的城市,但英殖民政府一直阻礙香港的民主政制發展,只容許大商家與港督管治香港。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