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8-22 10:00

丁望: 八一八大集會 沒有荒謬一天

放大圖片

風雨中的八一八大集會,是和理型的請願,170萬港人再次譜寫和平、理性的樂章,展示守序、排拒暴力(非暴力)的德性。

未放催淚彈 善舉與共存

在滴滴雨聲中,人們撐着雨傘佇立於維多利亞公園,或漫步於銅鑼灣、灣仔的街道。每邁出一步,都是時間的等待、汗水的積累,充滿對家園的深愛。

這是沒有警民衝突的一天、勇武派黃昏後游擊戰休戰的一天;也是沒有催淚彈的一天、沒有「荒謬」的一天。

不斷的街頭衝突,不斷的催淚彈,居然成為「常態」,還有警察涉嫌在醫院病房暴打虐待受害人,這就是「荒謬」。一個又一個「荒謬」的「疊印」,令人感受到家園正在沉淪。

沒有「荒謬」的一天,各方略釋善意。但是,官民、警民糾結並未緩解,大家面對「山重水複疑無路」之困,期待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仍很遙遠。

我們的家園,曾有過自由、法治和民間社會充滿活力的光環,不應在「你死我活」或「攬炒」(同歸於盡)的惡鬥中沉淪,不應在仇恨、暴力中崩毀。

本欄8月1日文〈非理性不合作 阻交通大折騰〉,論及官方與社會抗爭一方,「應盡快展開有第三方參與的對話,尋求各有出路的共生空間。」

社會是否走向或守護文明之路,關乎鬥爭與共存(或共生)的理念。西方研究現代政治哲學的一些學者認為,尋找敵人的鬥爭是非理性的,化敵為友才是走向文明的政治;有人提到化敵為友,是為了尋求(或達致)共存的善舉(the contribution to coexistence)。

引入鬥爭論 抹黑積仇恨

中國歷史典籍,亦有少樹敵、獲民心的論析。《國語.晉語》云:「少族而多敵,不可謂天」,意謂少共識(少同一類即少族)、失民心,多樹敵、積民怨,不能有「天助」;《國語.楚語》勸當權者:「安民以為樂」。《禮記.禮運》則有共存之理想:「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

執政者隨意編造階級敵人、敵對勢力,鼓吹階級鬥爭,必有民不聊生之禍。例如毛時代(1949-1976)鼓吹「以階級鬥爭為綱」,宣揚「年年、月月、天天講階級鬥爭」,以推卸政策、行政錯誤的責任,導致文革大亂局,連「親自挑選的接班人」劉少奇、林彪,都先後成為「叛徒、內奸」和走資派。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