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7-22 10:34

鍾誠祥: 特府已陷管治危機

放大圖片

近日不同的民意研究機構均發表最新的特區政府民望報告,與《逃犯條例》爭議相關的政治問責官員,包括行政長官、保安局局長和律政司司長,民望均降至極低水平。若在民主國家,民意低落至此的政府,早已被國會倒閣,最低限度也要自行改組政府。可是以「行政主導」自居的特區政府,至今仍然紋風未動。不僅如此,特區政府近日的表現,更令人感覺到它已經進入相當虛怯的狀態,而這種狀態實在令筆者感到擔憂。

處理「問題製造者」策略

筆者所以認為特區政府已進入一個虛怯的狀態,是因為特區政府面對民間針對「反送中」的五大訴求,基本上是採取處理「問題製造者」的策略,而不是正面地回應那些最核心的課題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或者撤銷暴動定性等訴求。特區政府似乎已經喪失了處理問題的意志,反而把焦點轉移至他們認為屬「運動中堅」的年輕人。

自6月12日嚴重警民衝突發生後,我們聽見特區政府發出的言論中,最多的是日後會聆聽年輕人的意見;林鄭月娥特首更曾提出與大學學生會及其他年輕人群體會面。彷彿在特區管治團隊的眼中,只要讓年輕人「消消氣」,民間的五大訴求便自然煙消雲散。筆者絕對盼望這並非特區政府的想法,惟若現實是筆者不幸言中的話,香港社會將陷入相當大的危機。

首先,我們必須清楚一個現實,就是特區政府根本沒可能在不作出任何實質讓步的情況下,與年輕人達成任何共識,使年輕人停止抗爭行動。若在此情況下政府仍然堅持「處理製造問題者」的取態,就只有採取強硬鎮壓一途。理由很簡單,當特區政府失去耐性,認定談判的路已經走盡,餘下的便是強行滅聲。7月14日在沙田發生的衝突中,警方擺出圍捕的架勢對付示威者,便是一個很清晰的訊號。事件一旦繼續發酵下去,後果着實堪憂。

另一方面,特區政府把事件的焦點放在年輕人之上,更是再一次捉錯用神,誤判民情。7月17日近萬名「銀髮族」參與遊行,又或網上出現「師奶反送中」群組,都在說明整個運動並非單單屬於年輕人的運動,而是跨界別、跨階層、跨世代的全民運動。年輕人彷彿是運動的中堅,只不過是因為現時正值暑假,年輕人有較多時間投入運動,以及年輕人在各方面的顧慮較少而已。整個局勢再一次反映政府缺乏政治判斷能力,日後施政極可能會重蹈覆轍。香港社會實在不能再承受多一次因政府的政治誤判而釀成的社會動盪和撕裂。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