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7-16 10:00

黃伯農: 英美關係惡化的歷史地緣因素

放大圖片

自2016年英國公投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英美關係便惡化。繼5月初英國國家安全議會涉及華為討論內容被洩後,7月上旬,英國駐美國大使館的保密電郵和敏感文件亦被洩。

英國海權國家的形成

回應英國駐美國大使達羅克在保密電郵中稱特朗普政府「無能」(inept)和「功能失調」(dysfunctional)的說法,特朗普批評首相文翠珊處理脫歐失當,導致英美貿易談判停滯不前。其實,6月特朗普訪英期間,他要求把英國「國家醫療服務系統」納入貿易談判,已廣泛惹起英國政界和社會反感,批評他伺機利用英脫歐弱勢去讓美製藥業得益。英美關係已達歷史新低點。

我認為「美國優先」與「全球英國」之間存在深層地緣戰略分歧和國家利益衝突。去年11月,筆者應邀到英國下議院參加由保守黨議員主持題為「未來『全球英國』作為『海權國家』」的研討會。根據主講者倫敦帝國學院海軍歷史學者Andrew Lambert的最新研究,我將追溯「全球英國」謀劃跟「美國優先」衝突的歷史地緣因素。

自十八世紀,為了獨立和稱霸世界,美國便一直伺機削弱英國海洋戰略和傷害英國利益。

英格蘭一直視歐洲大陸為來犯威脅多於擴張目的地。十六世紀英皇亨利八世的改教運動為史上第一次「脫歐」——讓聖公會獨立於羅馬天主教會,此政策也奠定了英格蘭成為「海權國家」的重要基礎。亨利八世利用解散天主教修道院後得到的大量資金、木材和礦產資源,轉為海防之用,建立了一支海軍艦隊。1545-6年,英海軍成功擊退法國來犯,自此控制了英倫海峽。

十七世紀,英女皇伊利沙伯為了維持海軍軍費的開支,轉為依賴私人企業資本去強化艦隊。然而,她和王位繼承者都不願意跟倫敦資本集團分享政治權力。由於私人資本集團已進佔軍事工業,他們便開始在土地擁有權、宗教正統問題和社會穩定等議題跟皇室衝突,導致內戰。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