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3-18 10:00

譚嘉因: 應對工作技能轉型刻不容緩

放大圖片

在人工智能(AI)浪潮下,數碼自動化技術取代人力工作,情況日益受到各方關注。隨着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數碼自動化及人工智能對生產和就業市場作出顛覆性改變和影響,如今趨勢愈來愈明顯。與十九世紀工業革命相比,當時的機械化技術,經過好幾十年才完全為各行各業所吸收,用來進行生產,並融入到日常的工作裏。換言之,機器技術對生產和就業工種的改變和衝擊,過程相對較為緩慢。然而,當前的數碼自動化技術對生產和就業市場的改變和衝擊,預期會十分急遽,而且影響範圍亦更為廣泛。

數碼自動化取代人力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今年1月底發表一份報告,指出人工智能將對美國的勞動市場產生深遠影響,美國25%的就業人口(2016年為3600萬個就業崗位),未來10年內料遭到自動化所替代,而且這個替代過程還會不斷進行。(見Automation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ow machines are affecting people and places, January 2019)。

誠然,數碼自動化對人力資源和就業市場的影響有不同觀點。無可否認,一些生產程序重複的工作將遭數碼自動化或AI所取代,但一些新工種亦會隨科技進步而創造出來。據世界論壇2016年報告,今日65%入讀小學的學童,將來會從事目前並不存在的新工種。

另據「未來學院」(Institute for the Future, IFTF)分析,未來有85%的工作崗位,目前仍未被創造出來(見The Next Era of Human-Machine Partnerships報告)。

未來85%職位有待創造

不過,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The Pew Research Center)於2017年5月所做的一項調查顯示,公眾還是相當擔心數碼自動化取代目前由人手工作的發展趨勢。很顯然,工作技能的轉型,政府必須在教育和人力資源培訓政策上及早作出應對。

目前的教育系統是建基於標準化的學習途徑,旨在培養大量人力以支持傳統行業,並未充分準備好為數碼化創造的新型工作崗位提供所需人才。若然工作技能的轉型由市場力量獨力處理,則有可能出現「錯位」,即一些新工種找不到對口的人力資源。

至於一些需要投入人類感情的人性化行業,則聘請不到對口的工人,從而對整體社會產生壓力。因此,政府有責任為那些遭到數碼自動化淘汰的勞動力,提供支持和培訓,維持社會經濟發展新軌跡所需的人才,使工作技能轉型的「大時代」,能夠平穩地過渡。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