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國情國事 | 2019-02-21 10:00

丁望: 反左大將李銳 曾議和尚打傘

放大圖片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是戰國時詩人屈原(約前340-前278)的夫子自道。或可移置於當今北京的體制內改革派:在漫長、艱難的日子裏,他們探討毛式社會主義體制的弊端、思索改革之路。16日病故於北京的李銳(1917-2019),就是備受關注的一位。

從1950年代前期狂熱頌毛的政治宣傳者,到晚年(1989-2019)全面否定文革(1966-1976)、批毛的思考者,是李銳從頌毛到醒悟的轉變。他扮演了社會批判的角色,其評毛文章不只批判個人集權,還觸及私德如「敢想敢幹」和「破壁內試婚」。

從狂熱頌毛 到醒悟反左

1950年代前期,李銳的頌毛傳記《毛澤東同志的初期革命活動》,是當時「思想教育」的政治教材。1979年後的著作則截然不同,歷史文獻價值頗高的《廬山會議實錄》(1989)、《「大躍進」親歷記》(1996),述評毛的極左禍害(1958-1960)。

後來,他出版了《李銳反左文選》、《李銳口述往事》等。這些著作,是社會批判者的一個標誌。

從頌毛到醒悟,與政治運動中的思考有關。李銳是1935年一二九運動參加者,「一二九」和「民先隊」骨幹多半是左傾大學生,把社會主義革命視為「救國」之路。

抗戰期間,李銳在延安參與《解放日報》編務。1948年,先後任高崗、陳雲秘書,他們都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東北局要人。

1949年後,李銳在湖南工作,任省委宣傳部部長。1952-1959年,在政務院╱國務院的水利或水電部當局長、副部長,一度兼任毛的秘書。1959年夏天參加廬山會議,批評大躍進偏失,因此被定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流放北大荒等地勞役。

李銳後來的醒悟,與20年的流放有關。不斷的政治迫害,激發他思考;在勞役中了解民眾的疾苦,又加深對體制弊端的認知。此外,曾任高、陳、毛的秘書,使他了解毛的權術和高層政治鬥爭的殘酷;這種「臨場經驗」,催生反思和醒悟。

李銳撰〈他是講究做人的〉一文,稱「覺悟比較晚」,1959年廬山會議後「第一次有點覺悟」,「文革才第二次覺悟,……1989年風波才第三次覺悟」(《炎黃春秋》2015年第4期)。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