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1-28 10:15

鄒崇銘 : 物是人非的新界東北

放大圖片

大約10年前,作家陳冠中出版其移居北京後的首部小說《盛世》,提及當權者在禍亂後重新建立社會秩序,想出在全國食水中落迷幻藥,讓人民處於一個開心滿足的狀態,不再深究政府和社會上不公義的事情,由此創造出一個國泰民安的「盛世」。想不到10年之後,「盛世」不但出現於大陸,也已經全面降臨香港。

「土地大辯論」的迷幻藥

大約5年前,新界東北新發展區成為公眾關注焦點,那是除了政制和民主爭議以外,最能觸動民心和跨黨派政治神經的議題。2014年6月,立法會財委會審議前期工程撥款,更掀起相當具規模的反對浪潮,多名參與者其後被判入獄。但自同年的雨傘運動後,香港公民社會被全面削弱,反對派接連遭到空前無理的算賬打壓,議會內外的抗衡力量早已不復往日。

尤其是橫跨2018年大半年的「土地大辯論」,實堪稱當權者最強力的迷幻藥。市民被命定如《麥兜》電影般,只能在「快餐、常餐、午餐或晚餐」,「來來去去咪又係嗰樣嘢」之間,作出多項選擇題式的抉擇;甚至被迫像投票般在方格內填上剔號,便算是表達了自己對土地選項的意見。其實,大家根本不用剔,也早知這場辯論的結果,長中短期各項措施多管齊下,政府大小通吃。

由此得出「於新界發展更多新發展區」的選項,無論在問卷和電話調查的支持度,均竟然位列眾多選項的前三位。報章大字標題:「東北發展挾民意支持,政府有信心撥款闖關」。政府遂向財委會申請高達336億元首階段工程撥款,預計整項計劃發展成本高逾千億元,成為歷來耗費最巨的基建項目。但又有沒有人會懷疑這筆天文數字的公帑最終又會流向哪裏?

與5年前相比,反對聲音現已甚少見諸媒體報道,受壓迫的弱勢族群只能像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就連當年大力反對新界東北計劃的泛民黨派,也不知不覺地向建制派的路線靠攏。口裏大聲疾呼反對和有保留,到了表決一刻便總會準時歸隊,乖乖投下支持撥款的神聖一票。歌舞昇平,皆大歡喜。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