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1-07 10:20

鄭赤琰: 南美移民潮是美國自食其果

放大圖片

真是好大的諷刺,當年「柏林圍牆」把東西德分隔,為的是阻止東西德人來往,美國把這道圍牆當成是自由的分界線,在東德人越牆過來西德,便被當成是自由的「戰士」,甚至把這道圍牆醜化成「罪大惡極」,荷里活電影更是樂此不疲,幾十年來,不斷拍電影,把這道牆當成是恐怖的象徵,多少人因為越牆而被打死,也有人僥幸逃出生天,一死一活,兩個對比,「柏林圍牆」也就在荷里活渲染下變成是罪惡的淵藪。當東德政權同意和西德統一時,這道牆也在兩邊德人合力下,大家敲敲打打,不旋踵便被拉倒了。而「柏林圍牆」的垮倒也被說成是東德政權徹底垮倒了。不錯,沒了「柏林圍牆」,也不再有東西德之分,西德也同時變成歷史,因為拆掉圍牆東西德跟着統一。

東西德之所以分裂也是因為美蘇分別進擊希特拉政權,各據一邊,蘇軍佔領的稱為東德,美軍佔領區變成西德,此後美蘇長期在兩地駐軍,形成美蘇對抗的軍事前線。事實上,美軍借保護自由德國為名,在西柏林圍牆一邊對抗東柏林一邊的蘇軍。換言之,「柏林圍牆」把德國分裂為東西兩邊,去掉了這圍牆便是德國統一了。說到底這道「柏林圍牆」還是當年美國用來「圍堵」蘇聯的政治傑作,在更大的範圍內,美國還同時在西歐展開全面圍堵蘇聯及東歐8個共產國家,形成東西歐的對抗形勢,而且由美國主導主創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建立一支強大的軍隊聲言要堵住東歐共產勢力西漸。由此可見「柏林圍牆」比起美國從歐洲、到中東、再到南亞,更向東亞東南亞跨越歐洲亞洲的軍事圍堵蘇聯,還是「小兒科」呢!

諷刺的是那一邊美國把「柏林圍牆」視為罪惡,要去之而後快,可是這一邊美國特朗普上台後,卻又信誓旦旦非要在美墨邊界建立一道長達3000公里的圍牆不可,而且把墨西哥和更廣泛的南美非法移民當成是有害其國家安全;因為這道圍牆數以千里,造費昂貴,再加上所謂「非法移民」的問題,正如「柏林圍牆」那樣,政見不同便會各持己見。

民主黨之所以反對特朗普建牆不是包容非法移民,而是由墨西哥及拉丁美洲進入美國的合法與非法南方來客從沒間斷過,長期累積下來的經驗告訴民主黨人,一旦他們在美定居下來成為公民後,他們聚居的州便會形成一股強大的選民力量。在總統選舉時,州的「選舉人票」(Electoral votes)誰屬要由「選民票」多寡來決定,得到「選民票」多的候選人,哪怕是一票之差,也會囊括所有「選舉人票」。因此「選民票」的多寡對於候選人來說是決定全拿一州「選舉人票」的關鍵,而總統勝負的計票卻又要靠「選舉人票」的多寡。經驗累積下來所顯示出的趨勢,如果南方移民多的州往往是民主黨候選人佔有優勢可以取得多數「選民票」,也囊括了該州的所有「選舉人票」,像人口最大的加州,也是最多「選舉人票」的一州(佔有54名「選舉人票」),就是最多南方移民的一州;另一個例子也出現在紐約州。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