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8-08-16 10:13

孔永樂: 脫歐和貿易戰下的中英經貿關係

放大圖片

歷史上,英國與中國的經貿往來比其他國家更密切而複雜。有學者指出,自1842年中英簽署《南京條約》至辛亥革命前,中國對外通商達69處,英國便佔有28處,位居各國列強之首。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英國兩大輪船公司在中國對外、對內的航運比率更獲得約41%的優勢。英國著名銀行及洋行曾長期在金融、保險、房地產、碼頭、鐵路及通訊行業等獨佔鰲頭。昔日其殖民地香港更是英國對華從商和獲取經濟利益的踏腳石。

一直視中國為龐大市場

無論從歷史或經濟的角度看,英國政府和英國商人一直視中國為龐大商業市場。然而,現時英國與中國的貿易往來比率相對較少。2017年,中國只佔英國的總出口3.6%,英國總入口的7%。另一方面,過去10年,歐盟地區及美國的經濟持續放緩,英國依賴歐盟及美國市場也不一定有利。

2016年「脫歐」公投後,英國資深經濟學家Philip McCann進行一項研究,結果顯示,英國國內愈依賴歐盟市場的地區,區內選民愈傾向投票支持「脫歐」。同時,依賴歐盟市場的地區比倫敦、劍橋和蘇格蘭等大城市較少有新移民及新增職位。假設未來沒有重大改變,英國依賴歐盟市場預料會令「疑歐」及「脫歐」派問題繼續存在。畢竟,對於英國大眾而言,社會上有更多職位和改善生活的途徑才是關鍵。

自由貿易或會令每個國家都有所得益,但不一定能夠令每一個人都受惠。例如,消費者以較低價格購買更多不同種類的產品,生產者也可以透過更多的產品和服務交易,以降低成本和提高生產效率。

在此背景下,英國政治領袖須仔細思考哪種外交及國內政策才符合英國的國家利益。在中英經貿關係上,筆者認為,現時英國需要中國的市場,多於中國需要英國。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中國經濟增長和就業率仍維持在樂觀的水平,而且不斷從傳統製造業轉型至高科技產業,適應變化中的全球化經濟。

中國的創新技術可以依靠美國、日本和德國(甚至自主研發),出口市場亦可遍及東南亞和非洲多國。相反,英國「脫歐」後,英國與歐盟地區的人才交流、經貿預料限制會較多,英國不單要擴充非歐盟市場,還要考慮各種方法令國內人才不斷「升值」,從而提升競爭力。這方面中國的問題相對較少。

另一方面,自2013年底起中國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在沿線國家擴展經濟及文化交流。英國共同參與一些合適項目,也是推動經濟增長的方法。事實上,英國是西方首個國家加入由中國牽頭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當中英國更向亞投行注資巨額推動項目。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