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中國 | 2021-12-17 05:00

謝棟銘: 共同富裕目標下解決發展問題

放大圖片

2021年臨近尾聲,如果要為中國經濟評選年度熱詞,「共同富裕」當是其中之一。不過2021年下半年以來,伴隨着中國的反壟斷、私教改革及地產調控等一系列操作,共同富裕似乎往往與金融市場波動聯繫在一起。

與穩增長並不矛盾

「共同富裕」這個詞確實為投資者帶來了不少困惑。過去半年筆者在東南亞與不少投資者交流,每當問起他們對「共同富裕」的第一感覺是什麼的時候,不少人腦海裏都會先跳出財富分配。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中國對「共同富裕」的定義變得愈來愈清晰。在11月的十九大六中全會新聞發布會上,中央財經委副主任韓文秀就明確地表示,「不能僅僅靠分配來實現共同富裕。」推動共同富裕,解決發展問題是第一位。這裏有兩層含義,第一就是共同富裕是沒有捷徑的,不是靠分家就能實現,中國是有耐心地實現共同富裕這個長期目標。第二,高質量的增長依然是中國實現共同富裕目標的主要渠道。因此穩增長和共同富裕並不矛盾。

解決三差距六問題

那到底該如何理解共同富裕呢?結合過去一年的各種訊息來看,筆者認為共同富裕要解決「三大差距」和「六大問題」。三大差距包括收入差距、地區差距和城鄉差距。而六大問題則包括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從這三大差距和六大問題作為出發點,筆者認為宏觀層面有3點影響值得思考。

首先,製造業是幫助中國實現共同富裕的核心行業之一。國際經驗顯示,去工業化往往會導致貧富差距拉大,而一個穩定的製造業有利創造中產階級,並降低堅尼系數。以德國為例,過去三十年德國的堅尼系數基本穩定在0.3附近。這很大程度受惠於德國的產業升級,並將製造業附加值穩定在GDP的20%左右。從中國的角度來看,2021年中國製造業佔GDP比重多年來首次止跌反彈。未來高科技製造業及減碳,將成為製造業發展的雙引擎。這將有利於幫助中國財富的初次分配。

房產稅或成重要工具

其次,雖然發展問題是第一位,但中國也將進行新一輪二次收入分配改革。自10月底人大批准國務院開展房產稅試點後,房產稅或許將成為中國共同富裕的重要工具之一。央行於2019年的家庭調研顯示,中國城鎮居民家庭資產配置高度集中在房產上,有96%的家庭最少擁有一套房產。房產擁有率遠高於多數發達國家。作為家庭最大的資產,房地產正成為貧富差距拉大的主要來源之一。一套設計精良的持有環節房產稅,可能是促進公平分配最市場化的方式之一。因此,讓房地產持有人承擔其相應的持有成本,未來將是一種新常態。這或許也將改變房地產市場的供需關係。

最後,鄉村振興也將是中國實現共同富裕的重要驅動力。雖然十八大以來,中國已經幫助接近一億人口脫貧,但是城鄉貧富差距依然較大。無論從堅尼系數還是城鄉收入比來看,中國的系數橫向比較都處在較高的水平。改革開放以來,城鎮化成為提高農村地區收入的主要方式。不過中國的戶籍制度已經成為主要的瓶頸。未來來看,城鎮化和鄉村振興將成為減少城鄉差距的兩大支柱。尤其是鄉村振興將獲得更多政策支持,這包括科技支持提高農業生產率、促進農村普惠金融以及提高農村地區基建項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