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1-11-12 05:00

鄧嘉南: 推動淨零排放 帶來長期機遇

放大圖片

近來減碳投資逐漸受到資產管理者的重視,然而部分投資經理只專注於減少自身滙報的碳排放,或是減少「投資組合的碳排放」;他們只挑選能夠綠化投資組合的投資而非提倡真實世界的減碳——這不會帶來應對氣候危機所需的改變。

撤資不是真減碳

舉例來說,在典型的全球股票投資組合中,降低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加上印尼50%的持倉,將導致投資組合所滙報的碳強度減少3%。這些國家在指數中的權重僅為8%,這可能是撤資比參與更具吸引力的其中一個原因。這使機構投資者有誘因考慮抽離和避開這些市場。

在新興市場的經驗告訴我們需要一個不同的方案。雖然新興市場如今佔全球年度排放量的三分之二以上,而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佔歷史累積排放量的五分之三。按人均計算,這是世界其他地區的7倍。但現在不是富裕國家及其投資者、資產擁有者和機構排除其他國家的時候。

專注於轉型融資

發展一條有利於發達市場而犧牲其他市場的道路,只能達致部分淨零碳排放,而非真正的淨零碳排放。如果「購買已發展市場,出售新興市場」的趨勢確立,新興市場可能會在每年需要額外2.5萬億美元為其能源轉型提供資金,以填補投資資本缺口。

我們必須把重點投放於國家和公司在2050年前實現淨零排放的長期轉型計劃上,而不是短期的減排。這需要耐心的務實主義而不是即時的「潔淨」——或者專注於「轉型融資」而不是「淨零碳排放融資」。此外,我們必須適當考慮每個國家所身處的情境、其為世界共同淨零碳排放目標作出貢獻的潛力,以及具體的轉型道路。

助窮國參與零碳

富裕國家擁有大量的官方和私人財政實力,可以為發展中國家開始能源轉型提供有力的支持。這需要多邊國際金融架構的現代化。我們沒有時間建設新的基礎設施,因此必須重新利用現有基礎設施的一部分,為大規模的系統轉變所需的氣候債務鼓勵措施提供資金。更應創建金融工具以協助資產配置者結合投資組合與真實世界的全面減碳。這些工具將引領資本至推動世界更接近碳中和的公司及計劃,並使較貧窮國家有機會參與淨零碳轉型。

私營機構亦必須帶頭推動轉型計劃並提供大量的綠色融資。對政府、政策決策者及資產配置者而言,這將是一條漫長但正確的道路,更將會帶來龐大的投資機會。透過公平且全面的轉型,全世界都可從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