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1-11-04 05:00

Alejandro Arevalo: 中國波動市或持續 勿忽視其他新興市

放大圖片

恒大的崩塌惹人關注︰一年或兩年以前,規模如此龐大的中國房地產發展商違約,債務超過3000億美元,即使並非全無可能,亦似乎極難發生。我們如何評估事態發展?事件對中國及亞洲其他領域以及其他新興市場債務有什麼影響?

我們認為市場可能出現更多違約事件。至今,當局推出一些輕微增加流動性的小措施,例如加快處理按揭轉介以及放寬使用煤炭限制。然而,我們仍未看到能阻止情況惡化的大型干預行動,例如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的要求或增加社會融資總量。

過於依賴乏生產力基建開支

為什麼政府並未干預?我們認為習主席相當重視經濟改革。中國長期以來一直過於依賴缺乏生產力的基建開支,尤其是房地產行業,導致無利可圖的發展商累積了大量債務。政府在2020年推出「三道紅線」財務比率測試措施,以限制房地產發展商,相關措施相信將會嚴格執行。習主席預期將在明年下半年的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取得第三個任期,在此之前,他希望經濟有實質進展。這意味不容許房地產行業透過增加債務以解決問題,即使導致違約事件及增長減弱亦在所不計。

改革與共富之間舉步維艱

這強硬政策長遠是否奏效是另一個問題。中國的家庭財富中,80%集中在房地產行業。房地產的虧損將導致支出轉用於增加儲蓄,拖累經濟增長及減慢習主席實現消費型經濟的步伐。政府在必需進行的改革以及共產黨大肆宣傳的「共同富裕」政策之間舉步維艱。

我們的基本預測是這艱難情況將會持續,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將會進一步波動,亦會出現更多違約事件。除非經濟數據大幅惡化或出現某種衝擊,否則政府大概不會出手干預。因此,我們的投資組合對房地產行業持偏低比重,並僅持有根據我們分析顯示具足夠現金償還款項,兼且即將贖回的優質高收益債券。我們亦對中國持偏低比重,並偏好房地產行業以外的公司。此外,由於中國增長放緩影響整個地區,我們亦對更廣泛的亞洲市場持偏低比重。我們在亞洲國家中僅對印度持偏高比重,並審慎挑選該市場的公用事業及電訊債券。

中國增長放緩影響整個地區

儘管對中國持偏低比重,我們目前繼續大致看好我們新興市場基金的風險。在調整評級及存續期後,新興市場信貸相對於已發展市場信貸的息差維持在過去5年的偏低水平。因利率上升,新興市場現時亦處於年內較佳位置︰撰文之時,企業指數上升90個基點,而新興市場高收益信貸則上升超過2.5%。

我們仍能在新興市場中找到多間我們有意投資的優質公司。美國經濟延續其相當強勁的表現,利好墨西哥及巴西等國家的出口商。全球對於蛋白質的需求亦利好拉丁美洲的肉類生產商。2021年的另一個主要市場主題是能源業──油價今年已上升75%,利好我們在東歐及中東的持倉。

中國以外的關鍵風險是通脹,因此我們專注於能轉嫁價格壓力的公司,並對於非洲的主權持倉稍微變得更加謹慎。即使如此,我們的市場涵蓋範圍廣闊,持續帶來大量機遇,創造我們偏好的廣泛債券投資組合,為廣泛固定收益市場提供顯著的收益溢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