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市場分析 | 2021-10-04 08:32

楊書健: 【欲言不止】歐洲缺電勢加快電網發展

放大圖片

近期燃油價格大升,除了亞洲之外,歐洲供電亦受影響,而且歐洲正發力為電網除碳,處於「渡河半濟」的階段,例如英國所建的離岸風車數目位居全球第二,2020年風勢強勁,該國全年電力總產量有24%來自離岸及在岸風車。

不過今年夏天北海風力轉弱,加上天然氣價格大升,英國的電力商都在虧本經營,甚至有報告認為,政府再不注資的話,大部分供電商會在年底之前破產。

首要考慮儲電場

但是風能和太陽能發電都靠天氣,因此要它們不間斷提供電力,電力系統就要有足夠的安全系數。首先,沒有儲電場,就不能把多產出的電力儲起,所以近一兩年各地政府的大型電場合約,往往帶有一定的儲電要求。而且,電網經常有大大小小的突發電力需求,以前是透過發電成本最貴,但發電量可以隨意調校的尖峰電廠解決;現時儲電場亦能夠滿足緊急需要。這方面,特斯拉(Tesla)在南澳洲興建的電池場就是最早的成功例子。但在電池之外,亦有其他可能,像愛爾蘭就靠高低不一的子母水庫,以水力儲蓄多餘電能。

另外,以前電網是以城巿或地區作為單位。工業城巿需要龐大電力,發電廠就自然建在附近。不過再生能源的電場選址受制於環境,因此就可能在遠離需求的地方興建。例如德國的離岸風車數目排名全球第三,但當地最大的工業重鎮都位於南部,離開海岸線最遠。因此,德國要真正脫碳,還須增建高壓電網,將海裏所發的電力傳送到工業州份。

建設高壓電網,基本上就是重組全國的電網。在情況類同的美國,有顧問報告估算,假如要做到拜登政府的減排目標,未來10年開發新電網的成本,將跟設置太陽能發電場和風能電場差不多。但是5年前,高壓電網所獲的關注度遠遠較建設風車為低,所以現在德國竟出現了風電太多但無法傳到南方的情況,政府亦在今年初暫停了興建新風車。

另一個問題則是設置風車所需的空間。在岸風車實際上遠較離岸風車便宜,於北歐,前者的最終發電成本只是後者的三分之一。不過風車發電有噪音(雖然據說遠較大城巿的車聲人聲為低),不少人亦覺得有礙觀瞻,因此近年的大項目都是離岸風車。

覓地建風車有難度

但是原來不知不覺間,北歐建離岸風車亦開始面對覓地難的問題。北海面積不小,不過扣除軍事用地、漁業專區、現有航道及海洋生態公園之後,其實適合建設風車的地方已經不多。

幸好風車底座可以作為人工魚礁,似乎反而有助魚群重生及增加物種多樣性,所以各國政府都願意嘗試劃出漁業區或生態公園外圍的海域來建設新風車發電場。

因此,儲電場不足、高壓電網難求,乃至新風車覓地難,都令歐洲再生電力增長遇到瓶頸。但是也許這反而可進一步加快電網的更新發展。上述的南澳洲電池場,就是當地於2016年又再大停電之後,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透過Twitter提議興建,還保證若100天內交不了貨,特斯拉就不收錢。

今天歐洲缺電,既令當地看清楚現在電網的脆弱點,亦再次證明火力發電雖然可以按需要發電,但就換成了全球商品巿場的價格風險。根據各國的民情和政府取態,應該反而會促成下一波投資,令歐洲更快脫碳。

作者為安泓投資的投資總監,亦為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設系客席副教授。他為《信報》/信網撰文,與讀者分享投資見解。

 

(編者按:楊書健最新著作《息賺秘笈》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