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理財方案 | 2021-09-25 12:00

李明正: 【移民】棄籍回流 需注意延伸稅務風險

放大圖片

近日一城中藝人高調宣布放棄外國國籍,正好帶出身份規劃在現時國際公民盛行年代的多變性。隨着生活、子女教育、工作需要,甚至國籍法的轉變,移民人士在未來亦可能會回流、改變定居地等情況,屆時國籍、居籍(Domicile)及稅務居民身份都會有所不同。很多時候,這些改變都會引申至一些即時或具延續性的稅務責任,一不小心處理,便容易會造成財務難題,以下筆者會以美國、澳洲和英國例子稍作分享。

更多移民理財文章

美設棄籍稅令棄籍成本高

美國個人所得稅的納稅義務包括地域來源、居住要求和公民義務。所有美籍人士、綠卡人士,即使沒有在美國居住,依然要就全球收入及資產增值繳稅。為了防止他們基於稅務原因而放棄公民或綠卡身份,美國在稅務上制定了「棄籍稅」(Expatriation Tax)政策,適用於所有合資格的美籍和持綠卡8年以上的人士。

現時,只要全球淨資產達200萬美元以上,或過去5年平均個人所有稅超過17.2萬美元,便達到棄籍稅「門檻」,涵蓋很多中產家庭,而且不論有沒有避稅的意圖,都必須在棄籍時繳交。

棄籍稅的計算是假定在某一「棄籍日」,棄籍人士將所有資產按照當天的市場價格出售,按「增值」的部分合併繳交資產增值稅,以2021/22年度稅率計算,可以高達37%,而且按照美國稅法877條,美國稅局對棄籍人士保留10年的追稅權,有意棄籍的人士需要及早通過成立信託、免稅贈予等方式處理資產,並準備足夠現金應付稅款。

變非居民非澳洲資產要徵稅

和美國近似,澳洲徵稅和實際當地居留天數沒有絕對關係,如果有意定期居住和有足夠生活、家庭、社會和財務關連,即使長期在海外居住,也可能會繼續保持稅務居民身份,須就全球收入及資產增值繳稅。不論是主動向澳洲稅局申報還是由他們判定,一旦由稅務居民變成非居民,便會根據CGT I1情況,將所有非澳洲應課稅資產(Non-taxable Australian property),包括所有海外資產,視同銷售(Deemed Disposal Rule),升值須要繳納資產增值稅。納稅人可以選擇即時繳交,又或是將其轉為澳洲應課稅資產(Taxable Australian property),在實際賣出時才交稅。

這兩種處理方法其實都會引申各自的財務問題,由於資產沒有實際賣出,前者有機會就稅款引至現金流不足,嚴重情況或需變賣其他資產,變相需要繳交更多稅款,又或是被逼在虧損下變賣;後者由於在賣出時已經不是稅務居民,除了不再適用Discount Method(持有1年以上資產升值獲50%計算),也要以更高的非稅務居民稅率交稅,潛在稅款比前者更高。

英3稅項潛在責任期達5年

相較美國和澳洲,英國並沒有相類的「退出稅」(Exit Tax),而且在離開該稅務年度後便已經可能失去稅務居民身份。由此,「退出」並沒有什麼稅務責任,但其反避稅政策卻會令潛在影響延伸至長達5年。

首先,視同居籍人士(Deemed Domicile)在離開英國,成為非稅務居民3年內,遺產稅(IHT)依然會將全球資產計算在內,如果以其他方式被判定為居籍,例如居籍選擇(Domicile of choice),則要在英國稅局(HMRC)認同取得新居籍後,才開始計算這3年,變相延長受影響的時間。

第二,如果過去7年有4年以上為英國稅務居民,離開以後,在稅務上往後5年時間會被視為短暫非居民(Temporary non-resident),在這段時間如果再次進入英國成為稅務居民,便要就期間在海外的儲蓄類收入(Saving income)、股息、保險收益提取、過去在滙款制下的海外累計收益(如已提取並帶入英國)、賣出資產帶來的升值收入(普遍限於離開英國前已持有的資產)等,按進入該個稅務年度稅率計算入息稅(Income Tax)和資產增值稅(CGT),可見棄籍或回流,都並非一勞永逸的簡單決定,全面及良好的規劃比主觀意願「更加」重要。

 

https://www.facebook.com/ginleei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