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外匯 | 2021-09-07 05:00

李若凡: 美國再面對債務上限問題

放大圖片

近期,市場聚焦Delta變種病毒的傳播,以及美國聯儲局縮減QE的計劃,似乎把美國債務上限問題拋諸腦後。但實際上美國政府技術性違約的風險正悄然上升。

由於債務上限暫停的有效期在7月31日結束,8月1日以來,美國財政部的借貸能力重新受制於28.5萬億美元這個債務上限。由於國會至今尚未作出提高債務上限或暫停上限生效的決定,美國財政部正採用「非常規措施」,以確保有足夠資金支付國債利息、軍餉、社會福利、退稅等開支。然而,財政部預計資金將在9月中下旬幾乎耗盡。

目前,市場普遍預期參議院復會後,債務上限問題將在9月底或10月得以解決。畢竟自二戰以來,美國國會調整債務上限接近100次,而預算協調亦能夠允許參議院以簡單多數票通過法案。不過,投資者仍不應掉以輕心。

回顧2011年,美國曾出現債務上限危機。當時情況與現在有不少相似之處。第一,經濟危機驅使政府大幅增加支出。2009年,美國預算赤字由2008年的4585.5億美元擴大至1.41萬億美元。去年,美國預算赤字同樣由2019年的9843.9億美元飆升至2.74萬億美元。近期,美國拜登政府正推動1萬億美元的基建計劃,以及3.5萬億美元的預算計劃,意味未來將繼續面臨巨額支出。

就業數據料將改善

第二,經濟開始出現復甦的跡象。2011年債務上限危機爆發之前,美國通脹率突破3%,而失業率亦從2009年的高位10%下降至9%。現在的情況不相伯仲。FOMC會議紀錄顯示,鷹派官員認為聯儲局已經實現了通脹顯著改善這個目標。而實際上,雖然8月非農就業數據不及預期,但隨着額外失業補貼到期、學校和托兒所重啓,以及疫情緩和,未來數月就業數據仍大機會改善。

若是次國會無法就債務上限的調整作出妥協,後果可能包括聯邦政府停運甚至是政府違約。兩黨政策研究中心預測,在悲觀情景下,財政部可能在10月初面臨技術性違約。在此情況下,投資者對美國國債(被認為流動性最好及信譽最高的資產之一)的信心將備受打擊,從而推升美國財政部的融資成本。2011年債務上限危機,驅使標普將美國長期主權評級由AAA下調至AA+。美國政府責任署曾估算,2011年債務上限危機導致2011財年政府的借貸成本上升了13億美元。

牽連很大料兩黨妥協

如果連美國國債的信譽都遭到摧毀,那麼其他國家的國債孳息率或難免顯著上升,從而導致全球金融市場震盪。2011年7至10月期間,標普500指數高低位差距達到18.7%。另外,持有大量美國國債的銀行、央行等機構將面臨巨大損失,從而動搖美元作為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再者,在疫情尚未受控的情況下,若美國財政部用完所有現金儲備,經濟可能受到雙重打擊。最後,美國信用卡、房貸、車貸、投資和企業貸款等利率隨着美債孳息率上漲,亦將打擊消費和企業情緒,從而拖累經濟。

有鑑於此,比起放任美國政府違約,國會更大可能只是想要拿債務上限當作談判籌碼。實際上,2011年8月國會亦在最後關頭通過了預算控制法(BCA),避免了8月3日左右可能發生的主權違約。

總括而言,筆者認為債務上限問題將最終得以解決。若美國財政部能夠恢復發債,債券供應的增加,加上聯儲局縮減QE,或將帶動短端美息脫離近期的超低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