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理財方案 | 2021-09-04 05:00

楊書健: 【欲言不止】選擇綠色投資有竅門

放大圖片

近年綠色債券發展愈來愈成熟,像上周就有報道說,上半年在港交所發行的綠色和ESG債券有超過40隻,已經超越去年全年的發行總數。根據香港政府的《綠色債券報告2021》,綠色投資包括8個方向,既包括我們較為熟識的綠色建築和綠色能源等,亦包括像污染預防及管控和廢物管理及管源回收等事後處理廢物的事項。總括來說,就是各項幫助社會減排,更新廢物處理系統的投資。

綠色債券暫時主要由發行機構按行規發行,承諾發債所得款項將用於綠色事業。例如2016年領展發行綠色債券,就承諾得款將用於興建九龍東的甲級寫字樓。因為該幢寫字樓拿了LEED的環保認證,所以該項目就符合發行綠色債券的要求。

願意接受債券回報稍低

債券到最後只是一紙合約,投資者和發行機構的關係可以有很多不同變化。每個特點或有利投資者,或有利債仔,都會影響到利率。例如可換股債券的換股權屬於投資者,自然就稍為壓低了利率。投資者所接受的利率差就是這筆換股權的價值。

發行綠色債券對企業的成本比較低,對投資者來說就是回報稍低。十年前,這是因為有部分機構投資者撥出部分資金,專門投資ESG相關投資,並且接受稍低的回報。這和再早三十年前,部分機構投資者拒絕投資煙草、烈酒、賭博等「犯罪行業」一樣,本來是投資者為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自願接受稍低回報的策略。

機構「變綠」仍有難度

但是到了今天,可持續發展已經成為了顯學。隨着ESG投資愈來愈盛行,缺乏可持續發展策略的企業融資,成本將逐漸上升。而且,現時機構「變綠」的難度在於,過去已經投資了的灰色資產,可能仍有很長的營運限期。例如,太陽能電場總成本已經比煤電廠低,但電力公司在過去二十年興建的煤電廠仍可能有長達三十年的營運時限。就算投資者已經像澳洲藍水煤電廠一樣,將電廠的價值完全撇賬,這座電廠仍然會每天產電,直至燃煤產電的邊際成本都較高才會停止。

同樣道理,現時新建的寫字樓或商場的確有隔熱設計、屋頂太陽能電板,乃至海外常見的雨水收集系統,從而做到大規模減排。而且因為省電省水,部分案例甚至有數據說明,其投資回報比非綠色建築更高。但是現代建築的營運限期以50或70年為期,大部分現有的地產股都擁有大量按以前標準發展的非綠色資產。能否改建或重建這些灰色資產,如何落實這些計劃,就成了未來幾年的投資重點。

捕捉股票機會小心陷阱

因此,在某些領域,企業「變綠」的問題已經不再是有否替代科技,而是如何處理上一代所累積的投資。所以企業愈遲「變綠」,總成本就愈高,將來也就愈來愈難轉型。因此,也許短中期灰色企業的P/E值或股息率會較高,但卻可能變成了價值陷阱。投資股票,有老前輩就說過「不要跟它談戀愛」,的確可以蜻蜒點水般,專門捕捉短炒機會。

另一方面,債券容許投資者長揸,因此購買債券的時候亦需要考慮幾年後的行業生態。綠色債券也許回報稍低,但最少發行機構都願意踏出第一步開始轉型。因此,也可以將稍低的回報,看成對未來行業前景的保障。

 

(編者按:楊書健最新著作《息賺秘笈》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