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市場分析 | 2021-05-20 05:00

Liz Ann Sonders: 經濟增長與股市風險

放大圖片

投資者經常擔心股市是否已與經濟脫鈎。以目前情況來看,經濟及盈利數據蒸蒸日上,股市似乎反而稍為滯後。

投資者情緒高漲

經濟增長趨向強勁固然值得鼓舞,尤其相應勞工市場狀況顯著改善及失業率持續下降,但過於美好的環境往往附帶風險。

縱使難以解釋,股市卻具有預知經濟轉折點的能力。筆者認為今年3月上旬至中旬以來的領先板塊改變,反映股票投資者的看法從「周期早段」轉為「周期中後段」。領先板塊以較低質素股份為主並不稀奇,但其跑贏大市的時間往往相當短暫,最終必然讓位予着重基本因素的股份。我們相信,目前肯定是基本因素主導階段。

GDP達高水平股市走軟

透過檢視長期以來經濟數據的橫切面資料,我們可以了解股市在不同範疇的表現。說到經濟數據與股市表現的關係,研究機構Ned Davis Research一直提供最有用的歷史數據。

首先讓我們看看最為廣泛的經濟指標國內生產總值(GDP)。歷史數據顯示,當GDP處於最低水平時,即經濟幾乎沒有增長和/或處於衰退狀態時,股市反而錄得最大的年度化升幅。

目前,雖然GDP按年計算僅稍為回升至正值,但預期第二季增長強勁,GDP表現可能迅速進入最高水平,而這段期間股票的年度化回報往往是負數。

另一個備受關注的指標是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的每月經濟報告。ISM製造業指數是具市場影響力的重要領先指標,過去一段時間該指標一直上升,遠高於50的擴張/收縮水平,並已接近歷史高位。從表面上看,數據升至歷史最高十分位對市場似乎有利,但從歷史來看,前景過於美好並不有利股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最近ISM製造業數據從近期的64.7高位下跌至60.7,與預期比較令人失望。

最後讓我們看看失業率這一經濟指標中最滯後的指標,當失業率從最高水平跌至最低範圍時,年度化股市升幅便會轉差。從歷史所見,當滯後的失業率出現重大轉變並由經濟衰退時的高位回落至經濟復甦時的低位時,股市已反映這方面的復甦因素。

市場憂儲局落後趨勢

我們繼續預期經濟環境在往後數月將保持熾熱,但當中有什麼主要風險?股市通常不會全面反映經濟活動飆升的幅度,在增長率見頂後表現會有所回落。由於去年經濟及盈利指標幾乎全線暴跌而帶來的「基數效應」,今年第二季度的增長率極可能見頂。

另一個潛在風險是聯儲局的政策。聯儲局,特別是其主席鮑威爾,正竭盡所能推動美國經濟,並維持通脹「熾熱」一段時間。隨着通脹升溫,我們預期聯儲局將不斷重申「過渡期」觀點;短期內勞工市場過分疲弱,難以重拾上世紀七十年代的系統性工資與物價螺旋式通脹狀況。但是,市場仍然擔心聯儲局可能落後於趨勢,股市會因此出現波動。

市場樂觀情緒極度高漲,從過去一年的股市以及近期的經濟數據可見一斑。然而,股市一貫能敏銳反映經濟轉折點的來臨,或因此壓抑部分樂觀氣氛。現階段我們不宜因「錯失恐懼症」而作出投資決定;而貫徹行之有效的投資原則作多元化投資(涵蓋不同及同一資產類別)、定期為投資組合作再平衡,並根據基本因素進行選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