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1-01-13 05:00

譚家駿: 數碼科技股急升 風險須正視

放大圖片

回顧2020年,與數碼科技相關的公司顯然大受市場歡迎,普遍錄得相當不俗的表現,例如是電子商貿、外賣送貨及娛樂領域的公司更是備受青睞。在新興市場當中,這類型熱門數碼科技公司佔據整個中國市場,同時在南韓、東南亞、東歐及拉丁美市場中亦不乏類似的投資選擇。然而,在數碼科技公司股價大升、投資者熱切追捧的同時,我們是否需要對這些公司的強勁回報及增長前景,抱有一定的謹慎態度?

價值陷阱與增長陷阱

在投資世界中,「價值陷阱」(Value Trap)是個常用的詞彙,意指一間公司以市盈率或市賬率等估值角度而言相當便宜,但事實上其基本面卻是持續惡化,因此,當投資者因為估值便宜而買入該公司股票後,公司股價卻仍然受制於其疲弱的營運狀況,繼續跑輸市場。

現時眾多受歡迎的數碼科技股公司,卻正正是價值陷阱的對立面,這些公司的估值相當高,基本面看似強勁,惟我們對這些基於假設的預測,普遍看法謹慎。如同那些價值陷阱無法為其股價持續增值,今天受歡迎的數碼科技公司,又會否面臨同一命運?

問題在初始門檻不高

絕大部分數碼科技公司的營運模式都是圍繞貿易、廣告及其他服務,將其由線下轉移至線上,對於傳統的線下零售商及類似的公司而言,確實是極具顛覆性,惟長遠回報究竟如何,卻依然是未知之數。在我們看來,很多互聯網、電子商貿行業的根本問題就是,其初始門檻及成本其實並不高,因此很容易會引來競爭,導致目前領先的企業難以維持盈利優勢。舉例而言,過去12個月,新興市場5間最大的數碼科技企業的投資前自由現金流為500億美元,相當於其市值的2.5%,這意味假如要通過其所產生的現金流以達致現市值水平需要40年之多,比新興市場企業平均要多逾倍。

從另一角度來說,即是投資者正在預期上述企業的自由現金流增長速度將會在未來顯著加速,但這是否真的會發生?

龐大的用戶基礎和驚人的交易額常被視為客戶參與及品牌的明證,但實際上數碼科技公司所做的,是從現有渠道搶佔市場份額,並將利潤池轉移到終端消費者,以期當規模達到一定程度後,可以將用戶貨幣化,並由此帶來較高的利潤率,皆因數碼科技公司的成本及資本開支相對傳統渠道為低。

數碼科技競爭壓力趨大

不過,事實看來並非如此,我們留意到電子商貿、外賣等領域的競爭壓力開始愈來愈大。以中國電商市場為例,阿里巴巴持續地流失市場份額予其競爭對手拼多多。過去12個月,僅創立5年並持續虧損的拼多多其活躍用戶達7.31億,與經營逾20年的阿里巴巴的7.57億相距並不遙遠;類似例子還可見於線上旅遊預訂行業,龍頭企業Trip.com不斷面對新競爭對手的價格戰。

而這不僅僅是中國市場的情況,東南亞市場當中Lazada亦面對Shopee的競爭,巴西的Mercado Libre也需要應付B2W及Magazina Luiza的挑戰。

總括而言,毫無疑問部分數碼科技企業的商業模式,最終能夠變成可持續地營運,惟目前的情況是,絕大部分的數碼科技公司的估值所反映的,皆是長遠可有持續增長及回報,投資者需要警惕類似價值陷阱的情況,但這一次是來自於看似強勁的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