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21-01-05 05:00

馬蘇: 在2021年應如何看通脹

放大圖片

在2021上半年,通脹率預料將上升。 例如,核心個人消費支出(PCE)價格可能出現變動,由1.4%的按年增速上升,並超過聯儲局2%的目標。但至春季,經濟數據預計疲弱,可能跌出按年增速的指標範圍,有機會於今年初推高核心PCE通脹率,並往2%的按年增速上升。與此同時,消費者於2020年封城期間積蓄不少,疫苗面世令消費者得以花費積蓄,可能導致2021年通脹急劇上升。

花費積蓄刺激通脹

短期內投資者關注的問題是,2021年的通脹是否如預期一樣僅會暫時上升,抑或會導致隨後數年的價格持續上漲,損害風險資產。

目前可留意幾項因素導致2021年後的通脹上揚。首先,2020年政府公布前所未有的貨幣刺激政策,規模遠大於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所採取的措施。隨着各國央行透過量化寬鬆大規模印鈔以支持經濟增長,聯儲局和歐洲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在2020年已急劇膨脹。其次,2020年支持需求的財政刺激措施也比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大得多。再者,由於聯儲局目前正努力超越2%的通脹目標,以便令整個商業周期的平均通脹率能達至2%,因此通脹率的回升幅度亦可能超過預期。

不過,風險是有可能出現,隨着明年通脹回升,聯儲局可能不會開始加息,而選擇容忍通脹在短期內超過2%目標水平的情況。但如果通脹預期升溫,且個人和企業預計消費物價將在數年內上漲超過2%,聯儲局便更加有望實現通脹率超過2%的目標。如果通脹超過目標水平,聯儲局則需迅速加息,從而再次控制通脹率。

第四,在疫情消退後,供應方面的壓力亦可能隨着時間的推移而開始推高消費物價。

多項因素壓抑物價

長期來看,雖然2021年通脹率上升可能導致後續數年物價持續上漲,但在未來,央行的獨立性、失業情況和全球化等因素均會抑制通脹上升。

由於疫情後失業率上升,員工難以尋求加薪,因此通脹率仍然可能維持在可控範圍內。美國的失業率已經從去年4月第一波疫情期間的14.7%,大幅下降至同年11月的6.7%,但仍遠高於年初的3.5%。此外,即使在去年初美國經濟達到充分就業的水平,核心PCE通脹率仍低於聯儲局2%的目標。

疫情難扭轉結構趨勢

過去十年間,即使在低失業率的環境下,主要央行亦未能達到2%的通脹目標,意味着未來的消費物價漲幅不太可能持續超過2%。特別是,過去數十年間部分長期趨勢壓低通脹,包括科技使工作自動化從而抑制工資增長、全球化導致製造業競爭更加激烈、人口老齡化使消費市場萎縮等,而目前的疫情亦不可能扭轉該些趨勢。

因此,2021年通脹率可能回升並暫時超過央行2%的目標,但不會導致物價持續上漲,使通脹率在此後數年內持續超過2%。不過我們預計,未來數年內通脹率預計穩定在2%左右,聯儲局最遲於2024年或2025年才需開始將聯邦基金利率從目前0.00厘至0.25厘的水平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