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0-08-05 05:00

盧穗欣: 【債券】亞洲債市回復平穩

放大圖片

美國聯儲局上周決定維持利率不變,符合市場預期。於今年較早時,聯儲局除了將利率降至接近零息水平,並以大規模債券購買計劃,向市場注入流動性,減低疫情對經濟及金融市場的影響。這一輪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擴張規模和速度遠遠超過過往的量化寬鬆計劃,並首次於市場買入公司債券,令投資級別和高收益債券市場獲得巨額的資金流入。

央行資產負債表擴大

隨着充裕流動性的出現,我們看到股票和債券市場在上個季度強勁反彈。部分人現在可能擔心,最近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收縮可能會導致資產價格再次暴跌。兩星期前,聯儲局持有的債券和其他資產跌至7萬億美元以下,主要原因是未償回購餘額從612億美元降至零。這是10個月以來銀行首次未向聯儲局尋求這一重要的短期資金來源。

我們相信,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收縮只是暫時性,究其原因可能在於技術方面。根據美國銀行最近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到今年底,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將繼續擴大至9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GDP的40%;如果經濟持續停擺,該金額甚至會更高。

貨幣政策續利好後市

自今年3月底聯儲局開始購買債券以來,亞洲高收益債券已經觸底。我們認為,只要各國央行繼續支持貨幣政策,包括亞洲高收益債券在內的資產價格將繼續保持不變。

在3月的大規模拋售中,亞洲債券是受創資產之一,由於投資者擔心疫情對經濟的影響轉而規避風險,並爭相投資美元和貨幣市場工具等較為安全的資產。全球基金經理被迫拋售一切可能的資產以應對贖回,亞洲高收益債券亦未能倖免。

高收益債孳息率受壓

多得全球央行努力不懈向資本市場注入流動性,債券價格和信貸息差在今年第二季開始正常化。中國大部分BB和B級別房地產債券的價格已經回復至疫情爆發前的水平,至於印度和印尼的債券仍然落後。

與拉丁美洲、美國、歐洲、中東和非洲的高收益債券相比,亞洲高收益債券繼續是我們最偏好的資產類別。雖然債券價格已自低位回升,令孳息率有所收窄,但市場平均孳息率仍然高於8%,回報具有一定吸引力。鑑於美國國債收益率目前已接近於零,而債券供應量仍在可控水平,我們認為債券孳息率仍有進一步壓縮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