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20-07-24 05:00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自身結構不同 各地復甦速度異

放大圖片

4月時我曾對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的可能經濟復甦情境作出了一些推算。當時我們對不同經濟體復甦形態及當中驅動力的了解還相對有限。如今,在市場對疫情下經濟衰退的影響的進一步理解,以及潛在的復甦形態下,我可以再分享多一些看法。截至目前,市場前景尚充斥着很多不明朗因素,尤其是考慮到疫情本身的進展,此外還有各國政府及央行政策對經濟的影響。

貨幣及財政政策僅可在一定程度上,幫助經濟在新冠肺炎疫情後快速恢復至正常水平,這已成為政治家及各國央行官員的常用措詞。具體而言,貨幣政策可確保為經濟體提供充足的資金或購買力,從而避免經濟活動出現任何不合理的收縮,各國央行則可透過一系列措施及聲明,確保金融市場迅速合理地恢復正常運行。政府可透過財政政策向個人及企業提供暫時性補貼、貸款或貸款擔保,確保他們擁有充足的資源度此難關。然而,自此以後,復甦形態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實質性」因素,尤其是勞動力的靈活性及適應性,以及個別經濟內在的競爭實力。

經濟反彈後將緩慢增長

在基本情境下,初期經濟將呈「V」形復甦,迅速恢復至疫情前GDP水平的95%,隨後幾個季度復甦步伐將有所放緩,企業及個人的業務活動需要找到「相對優勢」,才可在未來競爭中脫穎而出。假設在資本及勞動力再分配過程完成前兩年內,美國年增長率為1.2%。此後,假設年增長率略高於2%。於此情境下,美國經濟將於2024年第四季恢復至疫情前水平,復甦形態比較像「平方根」形。

一種比較樂觀的模式是,假設資本及勞動力再分配需求相對較少。例如,經濟或大幅集中於製造業,且工廠能精確地製造各種商品-從食品到所有類型的硬件及軟件,而且該等商品恰好是疫情過後市場所需要的。於此情境下,整個復甦的「V」形就會更加明顯,經濟將於2021年第二季恢復至疫情前水平。

服務業主導經濟前景較差

一種比較悲觀的模式是經濟基本上由服務業主導,這樣會因疫情遭到重創。按美國收入劃分的收入、開支及失業率調查顯示,私人服務業尤其易受疫情影響。不僅是因為佔疫情前消費者開支一大部分的高收入群體,致力保護收入及資產而減少消費,而且因為他們曾直接(如聘請司機或園丁)或間接(其消費所在餐廳的服務員、廚師等)僱用大量低收入服務提供者。因此,大幅集中於服務業活動的經濟體所受的打擊才最為嚴重,而且未來很可能繼續如此。

對於此類經濟體而言,會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大量的資本及勞動力必須面臨再分配,另一種則是這些低收入的服務提供者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重返工作崗位。經濟將嚴重受挫,而且疫情過後的增長亦將更為緩慢。於此模式下,經濟會在初期但較為溫和的反彈過後長時間停滯,而且要經歷很多年才能重回疫情前水平。

發展路徑分歧影響復甦

總體而言,所有經濟體均包含製造業及服務業活動。因此,基本上不會出現兩種極端情境,幾乎所有經濟體都會經歷比較接近基本情境而且能反映出自身人力資源特性的道路。現時,許多經濟體似乎已過渡了危機的「流動性階段」。

未來數月,隨着政府開始撤銷支持,公司面臨需求低迷的逆境及持續的開支,公司及個人將進入「償付能力考驗」的階段。如果以上3種模式(基本情境、製造業主導、服務業主導)概念基本正確,隨着環球疫情下一階段的發展,各國經濟體或美國各州或歐羅區各國之間的復甦情況或會出現更大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