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市場分析 | 2020-06-30 05:00

王良享: 【良言共享】市場預習拜登當選

放大圖片

美國標普500上周出現4.5%的累計跌幅,除了因為美國新冠病毒疫情又再惡化,單日確診病例大升至4.4萬宗以外,特朗普的大選民調進一步落於民主黨候選人前總統拜登,卻是更重要的因素。

4年前6月初筆者在「美股要靠特朗普」一文中指出,由於特朗普是生意人,不拘於意識形態,注重眼前利益,他當選後就會大刀闊斧減稅與去監管,造就企業利潤上升及市場接受較高市盈率。結果美股只在11月8日大選當日有過短暫下跌後,就走進一段3年期的大牛市。

市跌關係特總競選民望

4年後的今天,美國優先政策雖然為世人所垢病,但確實為美國爭取到一定的短期利益。可惜特朗普太早將總統選舉的盤算帶進政經政策之中,弄至中美貿易協議高開低收,連外交政策如北韓及伊朗皆不討好。美股過去幾個月從高位回調,除了是新冠病毒疫情引起的經濟衰退效應以外,多少亦與美國民主黨在特朗普政府處理疫情不得法,以及過去幾年貧富懸殊問題並無寸進,而民眾藉種族主義問題引發的政經不確定性有莫大關係。

由於特朗普於民調中落後達雙位數,亦令到共和黨的參議院大多數議席形勢受到考驗,須知目前共和黨在參議院比民主黨只多6席,為53與47之比,只要失3席,共和黨可能不止失去白宮,就連參眾兩院的話語權都失掉。然則,拜登當總統有何壞處,令市場要因他民望升而沽股票?

民主黨核心政策重福利

雖然拜登並不如沃倫(Elizabeth Warren)或桑德斯(Bernie Sanders)那麼左傾,但民主黨核心政策莫不以福利主義為主。若國庫充足,生產力高時,政府多做點基建、擔起醫保、增加失業救濟等等並不困難,極其量就是讓聯儲局多印點鈔,壓低實質利率,那消費與投資自然被逼出來。可惜,由於特朗普的稅改方案早就掏空了國庫,現在又加上因疫情而增加的保底及刺激方案,令美國債務飛快增長。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前,美國預算赤字已從2016年只佔GDP的2.3%被推高至GDP的4.8%,錯誤的美國優先政策與對抗疫症準備的3萬億美元,足以將美國預算赤字推高至GDP的17%,今年底聯邦債務將達GDP的101%,明年底將升至GDP的108%。

換言之,拜登如欲以福利政策拉近貧富懸殊,短期加強基層消費及長期增加基層的向上流動力,實在是「巧婦難為無米炊」。唯一方法就是加企業稅,將特朗普之前從35%減至21%的平均稅率向上調。據外電報道,拜登現在所提議的稅率為28%,並且建議最高個稅稅率增加至39.6%。此外,拜登並建議向年收入100萬以上老百姓徵收資產增值稅及股息稅。

加稅之外,民主黨亦倡議提高最低工資及防止高科企業過分坐大的兩個焦點,前者對勞工密集的零售企業有影響,後者則對高科企業龍頭有威脅。不過,若低層收入及福利增加,對美國消費實力或有幫助,同時亦減低實體經濟對華爾街的依賴。民主黨意欲使「綠色經濟」復辟,可能對新能源及相關產品企業有利。

大選將至市場波動料增

當然,若拜登當選總統,而民主黨輸掉了參議院,無法取得過半數議席,則拜登的改革政策可能受阻,對股民來說,可能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當總統想實施極端的左傾方案時,過得了眾議院,卻過不了參議院,最終可能需要妥協,則其政策的「殺傷力」會變得有限。

由於從現在至美國總統選舉只有4個月時間,可以預期雙方的言語之爭會變得激烈,市場波動性上升難免。拜登若當選,股市調整機會高,但市場現在就已經開始預習此情景,可能屆時變了「Buy on rumor, sell on fact」,一輪膝蓋反應沽貨後及早到底。